目前日期文章:2016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甘懷真教授編著之《中國通史》:讀後感想
 
  做股票,除非是很多錢,而且又是長期投資,否則還是要多了解一下人類的商業歷史比較好;商業歷史是屬於金融歷史的一部分,在股市中,現在往往也是過去歷史的重演,因為人性進步的有限。
 
  我最近讀了台大歷史系教授甘懷真先生所寫的《中國通史》,這本書比較新,整理了許多最近幾十年來史學界對於中國歷史的新看法;整理得不錯,寫得也不溫不火的,但是我們可以感覺到作者隱藏在文字背後的那份沉重,也就是中國歷史到今天都沒有像西方那樣抬頭挺胸,因為最近一百多年來所受到的教訓以及屈辱實在太多了。
 
  這本書在後面提到了一些大問題,作者有的有解答,有的沒有太多的解答。其中一項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如果中國近代文明是落後給西方文明的,那麼中國在這三千年之後,到底有沒有進步呢?──甘教授的答案是:是有進步的,絕不能說沒有進步。
 
  看完這本書,我想說的是:在這三千年中,從第一年到第三千年,或者說從殷商時代到民國時代,民國不管是中華民國或者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長達三千年的歷史中,確實是有進步的,但是這一個進步非常不平均,非常不及格。
 
  (我知道本班有一些同學很關心這一類的問題,也知道敝人因為上班煩忙,俗務太多,以致於這些問題我都放著,沒有太多時間一口氣講完,甚至因為敝人體力衰弱,而無法將許多零散的言論串為一體,這些都是我深感愧的。)以下,我就跟各位先大概講一講這個『有進步,但是不及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第一點,從軍事科技上面來講,從周朝到明朝兩千多年,從冷兵器的發展,到熱武器的逐漸成熟,所以明朝的火器是很厲害的,這一點是滿族的八旗兵萬萬比不上。但是明朝亡了以後,軍事科技的研究又逐漸衰弱下去了。那麼,您說我們的軍事科技是從周朝到明朝進步了兩千多年呢?還是從明末到清末落後了兩百多年呢?
 
  從這種邏輯比較中,讀者可以了解,拿什麼去比什麼是很重要的,這其中有太多的參數以及取樣範圍,讀書的時候,務必要冷靜仔細,不要被籠統的邏輯給騙到。
 
  第二點,從政治上面來講,到了唐代,中國的文官制度達到顛峰,我們去看《唐六典》,就知道了,那種精密分工的程度,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啊。現在我們談到中國最被人詬病的皇帝獨裁制度,贊成者認為其實那只是人治跟法治的爭執而已,遇到一個好皇帝,那真是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假如遇到一個壞皇帝,那麼原來沒有問題的也會變成大問題。
 
  中國的皇帝政治,確實是有許多問題,但是在中國歷史上,有心人可以找到更多的資料來說明:中國歷史上因為皇帝不能掌控實權,也就是中央政府喪失對地方的統御能力的時期,那個才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換言之:皇帝有權,則過於專制;皇帝無權,則藩鎮割據,天下大亂。這說明了什麼呢?──這說明了:中國的權力從來都沒有好好的運用過。換言之,這不就是無能嗎?……史學家敢講出『中國無能』這四個字嗎?不敢,或者應該說他們也不知道,因為中國有漢唐盛世,即使是在清末,左宗棠去收復新疆的時候,清軍的武力還算是很勇猛的,這怎麼算是中國無能呢?……我要強調的是:中國的能力,多半是在老百姓自身的努力之上,政府能做的少,換言之,有這麼大的地方還有這麼多的人民,還有這麼多豐富的物產,它本來就是一股龐大的能力,你只要順著它就好,漢初的文景之治就是這樣。
 
  (我們以前說政府做對了什麼,其實不是表面上的對錯之分,而是這項施政措施合不合時宜而已,換言之:同樣的政策,如果放到別的地方,或是不同的時間點,那可能就是一場新的災難──很可惜的是,中國許多人不了解這一點,北宋王安石變法,把在中國南方實行的方法拿到北方來用,結果水土不服,造成不小的動亂,也斷送了北宋的前途,這就是中國讀書人執著於『對錯』的結果,殊不知對錯有時候只不過是時空的參數問題,離開時空,方法本身無對錯之言。)
 
  我用幾句話來說吧:傳統中國是『政府無能,人民有能;政府無權,人民更無權。』
 
  中國的政治,最大的問題除了皇帝之外,還是皇帝,皇帝的思想是一種在中國人的社會中,是一種意識型態、是一種思考氛圍,更是一種二流的學術文化,目前全球不知道有多少優秀的中國讀書人,仍然深深籠罩在這種無形的禁錮之中,而不自知。例如XXX教授、某某某教授、OOO教授、X教授、Y博士、Z學者……,這些人想必大家都很熟了,有些讀者也很崇拜他們,他們有些也是很溫和的長者,我對他們也有一份尊敬,因為有些事實在也怪不了他們。
 
  皇權的思想文化,對於股市操作者有怎麼樣的影響呢?經過我歷年來的研究心得,大概有以下二十四點,容我慢慢說來……(以下省略二十四萬字)。
 
  第三點,就經濟方面,中國這三千年來,民間的『經濟自然力』不斷的在突圍、不斷地在掙扎、不斷地在嘗試突破、不斷地在抵抗無能官僚的與剝削鎮壓…實在是辛苦極了。在官方而言,這三千年來經濟建設做錯的遠比做對的多,那麼,你能夠把做對的事情拿來說是一種進步嗎?我都覺得臉紅。
 
  經濟的命根是在土地分配,中國的土地問題,經過三千年來的演變,是一個很大的失敗。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努力,成敗未卜。至於台灣方面,大家比較消極,想著:與其去反抗高房價,到不如努力去賺更多的錢去買房子──其實這就是過度樂觀,把自己年輕健康的身體,當成未來壓榨的資本。會這樣想的人,其實也蠻可憐的。
 
  第四點,就文化方面,我們先講文學好了,這三千年來,到最後還是落了個下跌的空頭,例如:清朝的代表性文學是什麼呢?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南懷瑾老師說是『對聯』,我一聽,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總而言之:中國史學界不敢說中國的傳統歷史是一片黑暗,他們不敢說我們祖國的歷史光明的部分少;即使是有光明,也是在烏雲滿佈的白天,在一棟豪宅裡,把所有的霓虹燈、水晶燈、日光燈、路燈……全部都打開,大放光明的是豪宅,而不是一般老百姓。所以從豪宅推開窗戶放眼望去,依舊是一片昏暗,偶爾道田裡有幾盞孤燈,而這些孤燈有的如明星燦爛,而這些燦爛的孤星又常常被後代的學者拿來做稱頌盛世的藉口。
 
  這就是中國學者研究中國歷史的悲哀,因為如果你是學校裡的歷史老師,你當然不可能說自己研究出來的成果是個大茶几(茶几上面放著杯具或悲劇),教授們當然想保住自己的飯碗,如果我們研究的對象是這個樣子,那我們頭上的光環就是減弱。就好像一個化學學者,就算他拿到了博士學位,但如果他研究的對象是大便,每一篇論文都在討論大便,那麼一般人會羨慕他的學術成就嗎?……這真是悲哀啊。
 
  傳統中國這種為數極少的進步,可以說是一種最大的退步!這就好像一個人進入社會之後,二十幾歲開始工作,那個時候存款只有十萬元,結果到了六十五歲退休的那一天,存款變成十一萬元,那麼這四十年來,他進步了百分之十,您說對嗎?還是說他一定犯了某一種重大的錯誤,以至於『退步』的這麼厲害?*
 
~王力群 2016.02.25 於台灣.新竹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A型流感的啟示
 
  這一波A型流行感冒實在是很厲害,最近有連絡的朋友,大概有九成多都染上了,而且拖了幾個月都沒有好。我自己也是,每天早上起來就覺得喉嚨很乾,本來還以為是室內空氣太乾燥,後來想想不對,應該是感冒了,而且也持續了兩個多月。
 
 
  我有一個朋友的朋友,得了A流,併發肺炎,沒有幾天就死掉了,四十歲還不到。但是攤開報紙,報紙上幾乎沒有這一次感冒大流行的深入報導。它會告訴你:台北的殯儀館大爆滿,原因是天氣太冷;還有就是說:可以去接種感冒疫苗──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其它相關新聞,因為我孤陋寡聞,所以沒有聽到什麼消息,也沒有人告訴我這一場傳染病有多嚴重。
 
 
  對抗感冒,本來最好的辦法就是增加自己的抵抗力,也就是免疫力。但是台灣人普遍過度操勞(地主與房東除外),上班時數太長,勞心勞力,熬夜加班,所以血液裡面的免疫力都很差,遇到強一點的病毒就守不住了。這一波的大流行,可能也有這樣的暗示或明示吧,我看到許多上班族,包括我在內,每天都在咳嗽,每天都頭昏眼花,提不起勁來,整個人的作戰力與生產力都大減,這個冬天真是過得辛苦啊。
 
 
  我的意思其實很簡單:台灣人的身體正在逐漸變差中,只有等待科技來救我們。像是工廠裡面的機器人,或者智慧型管家,甚至將來的無人汽車。──搞了個半天,人類的新科技帶給我們這一代的好處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多,相反的,因為要配合科技產業,我們反而榨乾了我們自己的身體,提早去見閻王了──但是我們貪生怕死,也只好求助於科技,看看能不能開發出一些新藥,或者是新的器官移植手術,讓我們『多』活個幾年。這個多字,是很諷刺的,它是先讓我們少活一大段,然後再讓我們增加一小段。我的父親的那一輩,成長在二次大戰戰後,他們是人類歷史上壽命最長的一代,到了我這一輩的中年人,前面三十年還好,三十歲以後,就趕上台灣的血汗勞工團體,所以壽命有所減損;至於我們的下一代,都是吃人工添加物食品長大的,也就是被類似頂新那夥食品商餵大的,其後果可想而知。
 
 
  至於這一次報紙上的封鎖消息,恐怕又是一種愚民政策。其實每次隱瞞這一類的消息,掩飾久了,對社會未必是好事。拿我自己來講好了,起先我也不知道,感冒正在大流行,也不知道這一次的感冒這麼嚴重,於是就疏忽了,如果提早個兩年,在我身體最差的那時候得了這種感冒,老王我大概就一命嗚呼了,老王所傳承負載的知識,也就消失了──這對我們的社會國家而言,應該是利空吧。*
 
 
~王力群 2016.02.24 於台灣.新竹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買屋的啟示

 

  前幾天陪朋友去看房子。我們先看新竹一棟很有名的大樓裡面的二手屋,仲介商很熱心的在電腦上調閱各種資料,然後用彩色印表機印出來,滿滿地印了A4一整頁,乍看之下,裡面有各種琳瑯滿目的『詳細數據』。像是坪數、位置、採光、陽台面積、建物結構,鄰近中學、鄰近市場、面前道路寬、建物朝向、公工設施評數……。

 

  但是這一棟大樓是台中很有名的"豐富建設"蓋的(化名),豐富建設之所以有名,是因為921大地震的時候,它在台中蓋的很多房子都被震裂了,混不下去了,於是改了個名字,又到竹北來混。結果幾個月前,竹北的一個工地也垮了,地下裂了一個超級大洞,所幸沒有鬧出人命。

 

  當我們跟仲介談到這一家建設公司的時候,年輕英俊的仲介一邊苦笑,一邊搖搖頭,說:『像這一類的資訊,請顧客自己去評估,我們這邊不方便說什麼,一切留給顧客自己去做評估。』

 

  我聽到仲介這樣說,愣了一下,也嚇了一跳,心裡想:『你明明知道這家建設公司有問題,為什麼不跟我們說?為什麼不在資料上面列出這家建設公司的過往經歷?』……。

 

  我想:身為顧客,其實是很可憐的,因為我們買的是產品,但是卻不知道這個產品過去的歷史。我們不知道當初它用的是那些原物料,也不知道它的製造過程。

 

  古代的產品比較簡單,很多都是手工的,也沒有像現在科學工業這樣發達,有這麼多細碎的製造流程。現代的產品,從沙拉油到房屋,其實資訊都不透明,好像科學製造的過程愈複雜,顧客就愈弄不懂;久而久之,顧客自己也不爭氣,認為這麼複雜的科技製造流程,也不需要去了解了,反正外面看起來沒事就好。例如房屋,如果碰到地震,裂了條大縫,反正外面有裝潢,你看不見,我也看不見,大家都看不見,看見了反而心不安,晚上睡不好,真是何苦來哉;如果房屋真的碰到地震垮了,最好是被馬上壓死,眼睛一閉就到天堂了,反正也就是那幾秒鐘,一眨眼就捱過去了;總比面對真相,知道牆壁上有一條裂縫,整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要好──這就是阿Q。

 

  從知識的角度來講,買房子比買股票還不安全,因為資訊不透明。凡是對股市有點涉獵的人都知道,如果要研究一家公司的基本面,投資人應該徹底去了解這家公司的本質以及過去的歷史,而這些都是很專業的研究與調查。但是我們在買房子的時候,很少人想要去了解當時施工所留下來的歷史資料,這其中包含大量的報表,以及厚厚的建築藍圖,顧客認為自己不是學建築的,所以不需要懂這些──這是錯誤的觀念。但是在股市研究中,一個稍微受過訓練的分析師,他基本上都會了解:愈是不懂的東西,我們就愈要去研究,把事情搞清楚,才買得下手。從這個追根究柢的精神來講,股市的發展是比較成熟,房屋市場反而是比較落伍。今天台灣的房地產會搞成這樣,政府、建商、以及老百姓自己,都要負很大的責任。

 

  我覺得:在台灣,更可悲的是『抱著追根究柢精神、努力研究不懈,把功課做好』的人,往往被許多無知的蠢蛋恥笑。有太多的傻瓜認為買東西就應該要爽快,如果拖拖拉拉,要買不買,一點都不像是有錢人;功課做得愈久,搞不好就愈不想買了……──這些傻瓜就是抱著這樣的看法,而且這些傻瓜占我們國民的絕大多數。

 

  台灣在很多地方,就是被這些無知的傻瓜害死的。*

 

王力群 2016.02.23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力群談教育:教育跟遴選的一個問題

 

  周日(2016.2.21)上課講的一些話,節錄於下:

 

  我今天要跟大家講一個很重要的觀念,這觀念很多人搞不清楚──就是教育跟遴選的一個問題。

 

  台灣的教育其實不是教育,而是一種考試,而這種考試是從中國古代科舉制度傳承下來的;古代中國的考試制度因為範圍狹隘,所以很容易變成填鴨式教育。

 

  考試制度也有好的,看你要用什麼方式去考。有的是用口試、面試、這也是一種考試。但是我們聯考不會把口試、面試占那麼重的比例。它一定是把筆試這一部的比例放到最大,科舉的時候不就是這樣子嗎?考試有很多種方式,我並不是說考試不好,但是現在錯在你把考試當成是至高無上的第一位,那就完蛋了。

 

  譬如說我們班,其實我們班有一個很大的缺點,我們班沒有考試,形成我們教育系統上面一個很大的缺憾。因為沒有考試,學生他基本上就變得很任性、放蕩、放肆,佛法叫做放逸。各位讀者想想看,如果沒有考試、沒有考核,一個國家、一個公司,它會變成什麼樣子?

 

  什麼叫做沒有考核呢?就是說,我錄取你之後,那你就幹一輩子,鐵飯碗了;老王班也是嘛,你只要進來,那你就幹一輩子了,除非你犯大錯。但是犯大錯的同學有幾個呢?這十六年來也沒有超過七、八個嘛。雖然說七、八個可能在我的人生裡面算蠻多的,但是就整個班上的整體感受而言是還好啦。所以我們這邊上課的學習的座位就是鐵的嘛,它相當於鐵飯碗的邏輯概念,只要你沒有犯錯,老師不會趕你走,於是乎很多同學在那邊過一天算一天。

 

  其實對本班來講,本班另一個教育目的也就是希望你留下來,能夠聽到一些股市之外的東西。但是這樣子做有很大的缺點,就是說你在股市本身方面精進的程度不夠,因為沒有人考核你,你就好像是在這個位子上打瞌睡流著口水,在那邊養老一樣。

 

  所以呢,並不是說考試不好,而是說:如果你把考試放在第一位,那就不好了。巧克力坦白講說也沒有不好到那裡去,但是你每一餐只吃巧克力,不吃主餐,那就不對了。盤尼西林是很好的藥,但是你如果把盤尼西林當飯吃,那你不是自殺嗎?

 

  從古代科舉制度,然後一直到學校教育,這樣一路走過來,在最偏峰的時候,我覺得在最偏峰的時候可能就是我們在念書的那個時代,所以呢,我們算是見證到台灣教育最偏峰的那個時代。

 

  什麼叫做最偏峰的時代呢?就是說:老師上課的時候,他主要的目的,當然其實我們心裡面都知道,很多老師都是照本宣科,講完他就走了,他根本就是在混的,這個我們就不再著墨了。我下面講的很重要,大家注意聽。大多數的老師,他是在把知識做一個宣導,然後呢,他去觀察台下的學生,有沒有人懂他上課所講的話。他上課的時候,他不論教得再好,畢竟是紙上談兵,寫黑板的時候,他不論教得再天花亂墜、口沫橫飛,畢竟只是讓同學有一個感悟而已,並沒有把他們放在實際戰場上面去做奮鬥,去做實際的考核。所以就算他教得再好,他也只能夠找得到對他上課的內容有所共鳴、有所感應的那些同學。

 

  那假如說,我講了老半天你沒有感應,我講了老半天:『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下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你完全不覺得它有一點點的美感,那就是說你跟我沒有緣分。換句話說,你跟文學沒有緣分,那如果我是國文老師,我是一個中國文學老師的話,你就不是我遴選的目標。那麼教育部派我們這些老師過來,就是要尋找藏在茫茫人海當中的那一些數學天才、物理天才、化學天才,或者我們講說科學天才,或者我們講說我們要尋找精英份子來培養,讓他們成為國家的尖端領導。至於那些笨蛋呢?笨蛋就去死啊、吃大便啊、啃泥巴啊,那你又不死,那怎麼呢?那很好。我們這些老師也都是人,我們也有老婆、也有小孩,我們每天也是一肚子氣,每天在那邊上下班,都是一肚子氣,那我們就來打你們這些不用功念書的壞蛋。

 

  在他們的眼中,做錯題目就是「壞」!是邪惡!--做錯數學題目,做錯考試題目,是壞的,是犯法的,要用鞭子打!就是這你們這些笨蛋做了壞事了,然後把椅子砸了過去!這種事情以前太多了。我還看過有一個老師拿我們同學的頭去撞牆壁的。可惡啊!我是講我們那個同學很可惡啊!哈哈哈!(老王在反諷)

 

  所以,以前台灣教師的責任,就好像是古代的欽差大臣到江南沿岸一帶去巡查,看有沒有那一個官名聲很好,做得不錯的,那我們就跟皇上推薦一下,讓他去京城裡面做更高的官。或者說那個讀書人,書讀得不錯,很有天分,但是他沒出頭,那我們就拉他一把。那如果是笨蛋呢?如果有一個農夫笨笨的說:「我智商不足,但是我很想學微積分,拜託你們教教我……」,沒有人會理他,這種人太囉嗦了,乾脆先把他關在刑部大牢裡關個幾天再趕他回鄉下算了。

 

  在走最偏峰的時候,台灣學校老師幹的就是一種遴選的工作,他的目的就是在找出這些天才兒童。就好像我們派出一群高僧喇嘛去尋找轉世靈童,茫茫人海當中,怎麼找轉世靈童呢?只好派那些高僧到世界各地去找嘛,那這些高僧到世界各地,是不是要讓那些笨蛋變成聰明人呢?不是!他是去找轉世靈童、轉世活佛的。台灣的教育有一度就走到這樣子的風格,現在如何我不知道,我覺得應該有好轉一點,因為現在小孩子可能比較活潑一點,對於我那個時候的偏峰應該不太能適應,因為那個時代的偏峰實在蠻黑暗的。

 

  台灣教育在走最偏峰的時候,形成了這樣子的傳統,這樣子的傳統我覺得大概持續了十年之後,然後禍害無窮。截至目前為止,很多人都是在那個時代的偏峰教育之下培養出來的人物,這些人物很多都是怪物,他們不認為說什麼思考很重要。什麼叫做思考?拿到題目不就會了嗎?像我昨天我在黑板上示範那些東西,對很多人有天分的人來講,他們根本就不認為那些是在思考,他們就認為說,這不就是你本來就應該會的嗎?那我們就跟他講說,這很難啊,我們要把一個東西放進去,然後去湊那個平方……啊?這有什麼難的?你白痴啊,這就把它放進去,答案就出來了,你為什麼不會呢?哈哈哈!……我就被人家這樣笑過啊。

 

  後來我到了股市之後,我才發現說,唉啊!糟糕了?為什麼呢?我把一個我認為完全不需要思考的一個很簡單的觀念講給大家聽,然後大家完全不懂。怎麼辦?那就叫學生回家去想一個禮拜……結果想一個禮拜還是不懂!天啊,那這樣子怎麼教?這就是我在教學當中最大的一個挫折!!!也就是說,我根本就不需要去想的東西,有的人竟然想了一個禮拜,而且他不是笨蛋,他可能是一個高級知識份子,他搞不好還拿一個國外博士回來喔。了解到這些同學的教育背景之後,我突然有點醒過來,想:糟糕了!

 

  這個糟糕的教育怎麼辦了?我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我的力量微薄,所以我只能這樣辦,而不能拿「它」怎麼樣……我能改變的其實不多--這樣講,其實有一種深沉的悲哀。我在幾年前對教育的這種沉痛的醒悟,如果不能換來同學或讀者的一些喜悅的頓悟,那我忙忙碌碌、操操勞勞一輩子的教師生涯,就像是被丟在馬桶裡的薄紙,隨波而逝,空餘恨了……。

 

2016.2.22 王力群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南大地震的啟示  

 

  大概是民國八十五年的時候,我突然想要買房子,於是就跑去工地跟售屋小姐詢問,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想要擁有自己的房子。問了許多問題以後,回家想一想,結果發現買房子這件事情真是不簡單,其中有許多問題的。

 

  我想到的是:如果房子買了,錢也付了,但是錢是跟銀行貸款的,此時,如果來個大地震,房子裂了、垮了,但是我沒有被壓死,那麼,我要向誰去哭訴求償呢?我的銀行貸款還要不要付呢?

 

  我曾經為了瞭解借錢的業務流程,特地穿了一套西裝去跟銀行詢問,那時我笨笨的,只想知道銀行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抵押品才能借錢?當時我的想法很單純:我認為凡是值錢的東西都可以當作抵押品,結果詢問的結果讓我大吃一驚,那就是:所有的銀行都是要房地產做為抵押品,意思就是說:我們家那顆翠玉白菜,以及王羲之的蘭亭集序真跡,還有那顆跟籃球一樣大的夜明珠,台灣的銀行都看不上眼,而一定要房地產的地契做抵押品。

 

  照理講,銀行收了我的抵押品,就應該把抵押品拿走,而不是把抵押品放在我家;這就跟當舖一樣,我把東西放在當舖,當舖給我錢,我拿了錢以後離開當舖,留下東西,兩個月以後我來贖回,如果當舖把東西搞丟了,那當舖就要負責。

 

  但是現在的銀行不是這樣,它收了我的抵押品之後,卻叫我自己保管抵押品,理由『可能』是:這個抵押品我還在用(我還在居住中),所以抵押品暫時還是放在我自己這裡,由我自己保管,萬一地震把這個抵押品(房屋)震垮了,那就不干銀行的事,是我自己沒有把這個抵押品保管好,所以原來我跟銀行借的錢還是要還的。

 

  這其中的借貸邏輯,很脆弱;跟銀行比起來,當舖合理太多了。

 

  二十年前林肯大郡被土石流沖垮了以後,受災戶的房貸還是繼續繳,如果爸爸媽媽被壓死了,那就是小孩繳;如果小孩當時只有兩個月大,也沒有被壓死,那房貸還是小孩繳。

 

  這一次的台南地震,仁慈的財政部下命令,跟銀行講:這一期的房貸能不能晚一點再跟受災戶收取?

 

  各位看倌,您說在房子倒了以後,受災戶還要不要繳這個房貸呢?

 

  就法理而言,受災戶的損失應該由國家來負擔,意思就是說:難民應該由政府來照顧,而政府代表全體國民;就情理而言,這個損失應該由銀行來承擔,因為當初這個貸款的邏輯根本就是有問題的,老百姓可以不懂邏輯,但是你銀行不可以裝不懂。最重要的一點是:你既然知道房屋貸款會有地震風險,但是你還做,出了事又不願意負責,所以就人之常情而言,銀行是不對的。

 

  其實,不只是房屋這樣,我們的飲食安全,甚至交通安全,都有先天上的重大疏漏,等待我們努力去解決,但是我們台灣人都忙著賺錢,懶得去管這些事。例如地震,大家都會想說:台灣房屋那麼多,我運氣不會那麼糟糕啦;例如吃東西,大家就會想說:每一種東西都有毒,那我乾脆不要吃,餓死好了。這就是我們國民的任性。

 

  想想這些,覺得我們雖然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當中,卻連最基本的居住安全與食品安全都缺乏文明的保障,真是有點悲哀。這表示:眼前的繁榮是有許多假象的,而這些假象背後形成的原因,推究其根本,在於國民思考邏輯的混亂(例如金融的邏輯),尤其是企業,甚至政府。

 

  總之,舉目望去,一切都有繼續改善的空間,而不是到處鳥語花香,四海昇平。

 

~王力群,2016.02.18 上午10:30 於台灣.新竹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個正能量的朋友

 

  人的朋友可以大概分為兩種:正能量與負能量。

 

  帶給我正能量的朋友,大部分是了解我的,他懂得我在做什麼,即使我在吃喝玩樂,他也知道我只是在放鬆身心,而非沈淪墮落。

 

  帶給我正能量的朋友,了解我內心深處的苦衷,也大概了解我人生的大格局,能夠體諒我,帶給我一些關懷。

 

  除了上面說的以外,最重要的是:帶給我正能量的朋友,讓我看到他的時候不會感到壓力與恐懼,我不必為他感到操心煩憂;相反的,因為他的來臨,分攤了我一部分,所以我會感到鬆一口氣──這是正能量朋友最重要的條件。有的朋友不一定了解我,但是他把自己照顧得很好,順便一道關懷我,這樣的朋友也是正能量的。

 

  帶給我負能量的人,見到我的時候就開始要求我,希望我照著他的想法去做。

 

  帶給我負能量的人,見到我的時候就開始默默考察我,希望我做的一切都符合他的要求。

 

  帶給我負能量的人,見到我的時候只會吐苦水,而不曉得他吐的苦水的意義,等到我幫他解釋完畢,他依然不了解我在說什麼,令我感到氣餒。

 

  帶給我負能量的人,因為不了解我,或者是沒有能力了解我,所以他把不了解的東西都看成是怪異,然後我就變成一個對他而言是負能量的人了。因為他認為我無法帶給他任何東西,其實我是給了,但是他不了解。

 

  人與人相處,最重要的是理解。用道理去了解對方,進而產生關懷。如果沒有理解的力量,沒有那個知識,那麼,退而求其次,無條件的關懷也是很珍貴的。很多父母之愛就是這樣的,他們不一定很了解孩子,但是不論孩子在想什麼做什麼,他們都予以支持(或原諒),這種關懷是無條件的。

 

  理論上而言,最大的正能量來源應該是國家,其次是家庭與學校,再其次是我們的朋友社交圈,再再其次是我們的工作職場。這其中,對我而言,過去四十多年來,最大的正能量來源是我的父母,只要與家人團聚,我就會感受到我的能量逐漸在回補中,就好像電池充電那樣。

 

  每一天當中,最大的正能量的補充時刻,就是家人相聚的晚餐時刻,大家圍著圓桌子一起吃飯,彼此之間沒有猜忌,只是快快樂樂吃著晚餐,感謝主。

 

  但在實際的情形中,台灣這個國家現在已經不是正能量的來源了,而是負能量的幅射中心。學校裡的老師,見了面只會要求我們考上好的學校,帶給我們巨大的壓力,所以學校也變成了負能量的大本營,上學不再是快樂的學習知識,而是對於考試不及格被當掉感到恐懼。

 

   在工作環境當中,老闆與同事愈來愈無法成為我們真正打拼的夥伴,隨著年齡與資歷的增長,同事之間的合作大多變成了競爭、考核、鬥爭、猜忌……,於是我們愈上班,工作的樂趣愈少,身心反而愈勞累,因為能量不斷地在流失。

 

  在家庭中,由於夫妻之間的思想教育差別愈來愈大,所以彼此之間缺乏了解。愈不了解,對方的行為就愈怪異;愈怪異,愈看不懂對方在做什麼,夫妻的感情就愈破裂,每天回家不是看到仇人就是像遇到陌生人,連在家裡睡大覺都會被罵懶惰,自己在家裡都得不到能量補充,整個人就慢慢枯萎掉了。

 

  在朋友社交圈,愈來愈多的朋友,自從學校畢業之後,就不再長進了,書愈看愈少,甚至不再看書了,差距愈來愈大,但對方卻以為他是在進步,原來他是把追求世俗的功名利祿當成是一個人的進步了──當我們不斷接觸到這一些過往的好友,我們愈感到失望,因為交談的內容不再是知識與智慧的流通,而是一些亂七八糟的世俗題材。

 

  國家、社會、家庭、朋友,都在讓我們的能量流失,久而久之,我們很快就死了,或者是瘋了。

 

  孔子說:『友直、友諒、友多聞。』直不是正直,而是正確的意思;諒是用道理去體諒;聞不只是見聞廣博,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點智慧。

 

  『用正確的思想觀念,尋著正當的方式,用道理去理解對方,帶給對方成長』──這就是正能量。在此與大家共勉。

 

~王力群 2016.02.17 上午09:50 於台灣.新竹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力群談單線思考與死巷人生

 

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的教育有一項特色:它的全程由教育部所掌控,甚至連國立大學的校長的任用,也在教育部的規劃之中;而這個教育部的思想梗概,表面上是由民國初年的新式教育大綱繼承過來的,但是實際上依舊是繼承了滿清末年的科舉制度,而不是使用西方開放式的教育架構;換言之,我們現在的教育課程依舊是以填鴨跟考試為主,而摒棄了西方教育中的開放討論與自由發問的精神。

 

那麼,民國初年的那個大綱去了那裡呢?答案是:隨著五四運動的過去以及大陸政權易手,國民政府忙著處理國家大事都來不及了,所以就沒有再把那套偏向自由主義的教育思想拿出來用了。

 

台灣的現代教育注重的是理工科的計算能力,而不注重想像力與邏輯辨證的能力,至於文科的教育,則以培養外語人才與法匠為主,談不上有什麼太大的、太多的理想。大部分的教育資源,無形中都在暗中鞏固一件事情,就是訓練學生的思考成為『單線思考』。

 

單線思考的優點是:可以讓學生更容易專注在某件事情上面,也可以讓學生在某些待人處世方面變得更單純。單線思考的缺點是:因為思考沒有辦法變得多元化,只能夠單向發展,於是很容易變成狹隘,走入死巷──然後連帶影響了整個人生都變成單行道的死巷。

 

依照中國人善於把好的學說轉換為壞的思想的特色,您認為:我們會不會也把教育的目的也搞砸了呢?我們是把學生變得更善良單純,還是更膚淺無知呢?

 

  我在初中到高中這六年的時間,絕大部分的老師都在盡力灌輸我們一種單一思想的路線:就是『考試、升學、拿學位、拿高薪』,簡而言之,就是古代『功名利祿』那一套的翻版。這一套的思想到目前為止仍然是四年級生到七年級生的思想主流。七年級生現在不過才三十初頭,二十年後他們將全面接掌國家大權,然後再幹個二十年;換言之:這一套有毒的功名利祿的思想可能還會繼續禍害台灣四十年,或更久。

 

  假如你沒有從這種單一思想中跳出來的經驗,假如你沒有深刻思考過這種單一思想對中國造成什麼樣的災難,那麼,你就不會了解這種單一思想的幽靈有多可怕。這個幽靈就是:經由『讀書升學升官發大財、衣錦還鄉』這種單一人生的意識型態,將會全面影響讀書人的思考結構,使讀書人所有可能發展為立體思考的思想,全部壓扁,然後切割,成為一條一條的單一線型思考──此時,說他是思考,是抬舉他了,其實那只屬於一長串的念頭,而這些念頭的盡頭,是一條走不通的死巷。

 

   單一思想的可怕處是在:假如你愈往裡頭深入想去,你可能愈會發現這種思想具有巨大的正面的威力!我先聲明:雖然這種感覺其實是一種幻覺,但它確實能在一 段時間內發揮巨大的作用。為單一思想辯護的人可以講說:我們求取功名利祿、我們做上了大官,才能為廣大的人民辦事──你順著這條路線想下去,就會覺得愈想 愈有道理──如果做上大官,做大事不是更方便嗎!如果我有了更多的錢,做大事不是更方便嗎?……如果你一直這樣想下去,你會發現愈來愈多支持你的證據,然 後你就覺得這樣想就對了,於是這種想法就變成一種堅固的成見,久了以後,成見就成為銅牆鐵壁,再也拆不掉、移不走。

 

  我再強調一次:中國傳統功名利祿的單一思想,會影響我們全部的思想,無孔不入、無花不採、無縫不鑽,不論是我們的家庭思想、工作思想、學術思想,仍至於我們的人生觀與世界觀,全部都籠罩在單一思想的幽靈中── 我們誤以為我們有了家庭的觀念、有了民主政府的觀念、有了高科技的觀念……我們誤以為有了這一些觀念之後,我們的國家系統與人生系統就變得更複雜多元化 了,是一種立體結構,而不是單純的平面線條──但我要說的是:不論你怎麼搞,功名利祿的單一思想的幽靈都如影隨形,難以揮去;有的中毒太深的人,本身就已 經成為幽靈了。

 

   為什麼當官才能發大財呢?為什麼中國古代的讀書人拼死拼活都要當官呢?那是因為:官員是統治者的幕僚,統治者與官員聯合起來組成政府,這個政府建立軍 隊,用武力做為鎮壓人民或維持安定的力量。有了這種力量,不論是文的治國藍圖,或是武的軍隊力量,老百姓就會向政府納稅;即使是在不景氣的年代(古時候所謂的荒年),老百姓生產的資源還是優先輸入到政府,供官員花用。──當官有如此多的好處,叫人如何不流口水呢?

 

從隋朝開始,古代當官是用考試的;從民國開始,當官除了用考試的之外,還可以用選舉的,譬如你選上了議員,有時候講話起來會比官員還要大聲,關於這一點,各位在立法院開會的時候已經看過許多這種場面了。我最近看到新科立法委員走紅地毯,大家得意洋洋,警察還向他們敬禮,有的人還攜家帶眷,星光大道上好不熱鬧啊──在這一刻,我突然想起,這不就是狀元及第嗎?這不就是衣錦還鄉嗎?……唉,如果我不羨慕他們,是不是表示我不正常呢?......

 

~未完待續

 

~王力群,2016.02.02 下午13:00 於台灣.新竹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