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正能量的朋友

 

  人的朋友可以大概分為兩種:正能量與負能量。

 

  帶給我正能量的朋友,大部分是了解我的,他懂得我在做什麼,即使我在吃喝玩樂,他也知道我只是在放鬆身心,而非沈淪墮落。

 

  帶給我正能量的朋友,了解我內心深處的苦衷,也大概了解我人生的大格局,能夠體諒我,帶給我一些關懷。

 

  除了上面說的以外,最重要的是:帶給我正能量的朋友,讓我看到他的時候不會感到壓力與恐懼,我不必為他感到操心煩憂;相反的,因為他的來臨,分攤了我一部分,所以我會感到鬆一口氣──這是正能量朋友最重要的條件。有的朋友不一定了解我,但是他把自己照顧得很好,順便一道關懷我,這樣的朋友也是正能量的。

 

  帶給我負能量的人,見到我的時候就開始要求我,希望我照著他的想法去做。

 

  帶給我負能量的人,見到我的時候就開始默默考察我,希望我做的一切都符合他的要求。

 

  帶給我負能量的人,見到我的時候只會吐苦水,而不曉得他吐的苦水的意義,等到我幫他解釋完畢,他依然不了解我在說什麼,令我感到氣餒。

 

  帶給我負能量的人,因為不了解我,或者是沒有能力了解我,所以他把不了解的東西都看成是怪異,然後我就變成一個對他而言是負能量的人了。因為他認為我無法帶給他任何東西,其實我是給了,但是他不了解。

 

  人與人相處,最重要的是理解。用道理去了解對方,進而產生關懷。如果沒有理解的力量,沒有那個知識,那麼,退而求其次,無條件的關懷也是很珍貴的。很多父母之愛就是這樣的,他們不一定很了解孩子,但是不論孩子在想什麼做什麼,他們都予以支持(或原諒),這種關懷是無條件的。

 

  理論上而言,最大的正能量來源應該是國家,其次是家庭與學校,再其次是我們的朋友社交圈,再再其次是我們的工作職場。這其中,對我而言,過去四十多年來,最大的正能量來源是我的父母,只要與家人團聚,我就會感受到我的能量逐漸在回補中,就好像電池充電那樣。

 

  每一天當中,最大的正能量的補充時刻,就是家人相聚的晚餐時刻,大家圍著圓桌子一起吃飯,彼此之間沒有猜忌,只是快快樂樂吃著晚餐,感謝主。

 

  但在實際的情形中,台灣這個國家現在已經不是正能量的來源了,而是負能量的幅射中心。學校裡的老師,見了面只會要求我們考上好的學校,帶給我們巨大的壓力,所以學校也變成了負能量的大本營,上學不再是快樂的學習知識,而是對於考試不及格被當掉感到恐懼。

 

   在工作環境當中,老闆與同事愈來愈無法成為我們真正打拼的夥伴,隨著年齡與資歷的增長,同事之間的合作大多變成了競爭、考核、鬥爭、猜忌……,於是我們愈上班,工作的樂趣愈少,身心反而愈勞累,因為能量不斷地在流失。

 

  在家庭中,由於夫妻之間的思想教育差別愈來愈大,所以彼此之間缺乏了解。愈不了解,對方的行為就愈怪異;愈怪異,愈看不懂對方在做什麼,夫妻的感情就愈破裂,每天回家不是看到仇人就是像遇到陌生人,連在家裡睡大覺都會被罵懶惰,自己在家裡都得不到能量補充,整個人就慢慢枯萎掉了。

 

  在朋友社交圈,愈來愈多的朋友,自從學校畢業之後,就不再長進了,書愈看愈少,甚至不再看書了,差距愈來愈大,但對方卻以為他是在進步,原來他是把追求世俗的功名利祿當成是一個人的進步了──當我們不斷接觸到這一些過往的好友,我們愈感到失望,因為交談的內容不再是知識與智慧的流通,而是一些亂七八糟的世俗題材。

 

  國家、社會、家庭、朋友,都在讓我們的能量流失,久而久之,我們很快就死了,或者是瘋了。

 

  孔子說:『友直、友諒、友多聞。』直不是正直,而是正確的意思;諒是用道理去體諒;聞不只是見聞廣博,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點智慧。

 

  『用正確的思想觀念,尋著正當的方式,用道理去理解對方,帶給對方成長』──這就是正能量。在此與大家共勉。

 

~王力群 2016.02.17 上午09:50 於台灣.新竹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