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教育:教育跟遴選的一個問題

 

  周日(2016.2.21)上課講的一些話,節錄於下:

 

  我今天要跟大家講一個很重要的觀念,這觀念很多人搞不清楚──就是教育跟遴選的一個問題。

 

  台灣的教育其實不是教育,而是一種考試,而這種考試是從中國古代科舉制度傳承下來的;古代中國的考試制度因為範圍狹隘,所以很容易變成填鴨式教育。

 

  考試制度也有好的,看你要用什麼方式去考。有的是用口試、面試、這也是一種考試。但是我們聯考不會把口試、面試占那麼重的比例。它一定是把筆試這一部的比例放到最大,科舉的時候不就是這樣子嗎?考試有很多種方式,我並不是說考試不好,但是現在錯在你把考試當成是至高無上的第一位,那就完蛋了。

 

  譬如說我們班,其實我們班有一個很大的缺點,我們班沒有考試,形成我們教育系統上面一個很大的缺憾。因為沒有考試,學生他基本上就變得很任性、放蕩、放肆,佛法叫做放逸。各位讀者想想看,如果沒有考試、沒有考核,一個國家、一個公司,它會變成什麼樣子?

 

  什麼叫做沒有考核呢?就是說,我錄取你之後,那你就幹一輩子,鐵飯碗了;老王班也是嘛,你只要進來,那你就幹一輩子了,除非你犯大錯。但是犯大錯的同學有幾個呢?這十六年來也沒有超過七、八個嘛。雖然說七、八個可能在我的人生裡面算蠻多的,但是就整個班上的整體感受而言是還好啦。所以我們這邊上課的學習的座位就是鐵的嘛,它相當於鐵飯碗的邏輯概念,只要你沒有犯錯,老師不會趕你走,於是乎很多同學在那邊過一天算一天。

 

  其實對本班來講,本班另一個教育目的也就是希望你留下來,能夠聽到一些股市之外的東西。但是這樣子做有很大的缺點,就是說你在股市本身方面精進的程度不夠,因為沒有人考核你,你就好像是在這個位子上打瞌睡流著口水,在那邊養老一樣。

 

  所以呢,並不是說考試不好,而是說:如果你把考試放在第一位,那就不好了。巧克力坦白講說也沒有不好到那裡去,但是你每一餐只吃巧克力,不吃主餐,那就不對了。盤尼西林是很好的藥,但是你如果把盤尼西林當飯吃,那你不是自殺嗎?

 

  從古代科舉制度,然後一直到學校教育,這樣一路走過來,在最偏峰的時候,我覺得在最偏峰的時候可能就是我們在念書的那個時代,所以呢,我們算是見證到台灣教育最偏峰的那個時代。

 

  什麼叫做最偏峰的時代呢?就是說:老師上課的時候,他主要的目的,當然其實我們心裡面都知道,很多老師都是照本宣科,講完他就走了,他根本就是在混的,這個我們就不再著墨了。我下面講的很重要,大家注意聽。大多數的老師,他是在把知識做一個宣導,然後呢,他去觀察台下的學生,有沒有人懂他上課所講的話。他上課的時候,他不論教得再好,畢竟是紙上談兵,寫黑板的時候,他不論教得再天花亂墜、口沫橫飛,畢竟只是讓同學有一個感悟而已,並沒有把他們放在實際戰場上面去做奮鬥,去做實際的考核。所以就算他教得再好,他也只能夠找得到對他上課的內容有所共鳴、有所感應的那些同學。

 

  那假如說,我講了老半天你沒有感應,我講了老半天:『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下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你完全不覺得它有一點點的美感,那就是說你跟我沒有緣分。換句話說,你跟文學沒有緣分,那如果我是國文老師,我是一個中國文學老師的話,你就不是我遴選的目標。那麼教育部派我們這些老師過來,就是要尋找藏在茫茫人海當中的那一些數學天才、物理天才、化學天才,或者我們講說科學天才,或者我們講說我們要尋找精英份子來培養,讓他們成為國家的尖端領導。至於那些笨蛋呢?笨蛋就去死啊、吃大便啊、啃泥巴啊,那你又不死,那怎麼呢?那很好。我們這些老師也都是人,我們也有老婆、也有小孩,我們每天也是一肚子氣,每天在那邊上下班,都是一肚子氣,那我們就來打你們這些不用功念書的壞蛋。

 

  在他們的眼中,做錯題目就是「壞」!是邪惡!--做錯數學題目,做錯考試題目,是壞的,是犯法的,要用鞭子打!就是這你們這些笨蛋做了壞事了,然後把椅子砸了過去!這種事情以前太多了。我還看過有一個老師拿我們同學的頭去撞牆壁的。可惡啊!我是講我們那個同學很可惡啊!哈哈哈!(老王在反諷)

 

  所以,以前台灣教師的責任,就好像是古代的欽差大臣到江南沿岸一帶去巡查,看有沒有那一個官名聲很好,做得不錯的,那我們就跟皇上推薦一下,讓他去京城裡面做更高的官。或者說那個讀書人,書讀得不錯,很有天分,但是他沒出頭,那我們就拉他一把。那如果是笨蛋呢?如果有一個農夫笨笨的說:「我智商不足,但是我很想學微積分,拜託你們教教我……」,沒有人會理他,這種人太囉嗦了,乾脆先把他關在刑部大牢裡關個幾天再趕他回鄉下算了。

 

  在走最偏峰的時候,台灣學校老師幹的就是一種遴選的工作,他的目的就是在找出這些天才兒童。就好像我們派出一群高僧喇嘛去尋找轉世靈童,茫茫人海當中,怎麼找轉世靈童呢?只好派那些高僧到世界各地去找嘛,那這些高僧到世界各地,是不是要讓那些笨蛋變成聰明人呢?不是!他是去找轉世靈童、轉世活佛的。台灣的教育有一度就走到這樣子的風格,現在如何我不知道,我覺得應該有好轉一點,因為現在小孩子可能比較活潑一點,對於我那個時候的偏峰應該不太能適應,因為那個時代的偏峰實在蠻黑暗的。

 

  台灣教育在走最偏峰的時候,形成了這樣子的傳統,這樣子的傳統我覺得大概持續了十年之後,然後禍害無窮。截至目前為止,很多人都是在那個時代的偏峰教育之下培養出來的人物,這些人物很多都是怪物,他們不認為說什麼思考很重要。什麼叫做思考?拿到題目不就會了嗎?像我昨天我在黑板上示範那些東西,對很多人有天分的人來講,他們根本就不認為那些是在思考,他們就認為說,這不就是你本來就應該會的嗎?那我們就跟他講說,這很難啊,我們要把一個東西放進去,然後去湊那個平方……啊?這有什麼難的?你白痴啊,這就把它放進去,答案就出來了,你為什麼不會呢?哈哈哈!……我就被人家這樣笑過啊。

 

  後來我到了股市之後,我才發現說,唉啊!糟糕了?為什麼呢?我把一個我認為完全不需要思考的一個很簡單的觀念講給大家聽,然後大家完全不懂。怎麼辦?那就叫學生回家去想一個禮拜……結果想一個禮拜還是不懂!天啊,那這樣子怎麼教?這就是我在教學當中最大的一個挫折!!!也就是說,我根本就不需要去想的東西,有的人竟然想了一個禮拜,而且他不是笨蛋,他可能是一個高級知識份子,他搞不好還拿一個國外博士回來喔。了解到這些同學的教育背景之後,我突然有點醒過來,想:糟糕了!

 

  這個糟糕的教育怎麼辦了?我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我的力量微薄,所以我只能這樣辦,而不能拿「它」怎麼樣……我能改變的其實不多--這樣講,其實有一種深沉的悲哀。我在幾年前對教育的這種沉痛的醒悟,如果不能換來同學或讀者的一些喜悅的頓悟,那我忙忙碌碌、操操勞勞一輩子的教師生涯,就像是被丟在馬桶裡的薄紙,隨波而逝,空餘恨了……。

 

2016.2.22 王力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