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歷史
 
  題目:王力群談中國暗黑史(3)
 
  傳統的中國史學界,有許多觀點是錯誤的──我這句話說得很大膽,但是除了膽子之外,最重要的是一個人的見地。膽子看起來很大,用在一時之間,好像很倉促,但是背後卻是經年累月的思考,而且反覆又反覆、斟酌又再三,反覆歷經挑戰與挫折,才得到一些心得與讀者分享。
 
  我們今天常常聽到,什麼中國啊、中華民族啊、發揚民族文化啊……這裡面其實有很深的含義,意思就是說:我們的文化是以民族以及國家為本位的,談到民族,我們有血統上的同仇敵愾的精神;談到國家,我們則有一起抵抗外侮的團結精神──換言之:這是兩個兩面巨大的招牌,打著國家民族的旗號,就可以凝聚向心力,真是無往而不利啊。所以從這一派衍生出來的史學觀,處處與中華民族為本位,說是中國的歷史最悠久、中國的歷史兩千年沒有間斷啊、中國的政治制度很早就成熟了……,在我看來,這些觀念半對半錯,對的那一部分,對文化的貢獻少;錯的那一部分稱為過分的執著,執著久了以後就黏成一團,形成大石塊,在醫學上叫做結石或腫瘤,在思想上叫做自大的變態。
 
  我有兩點看法是跟大家不一樣的,如下:
 
  第一點、文化與民族、國家這三個不同的東西,雖然說他們本為一體,但是現在在有心人混淆之下,三者不但沒有融為一體,反而官官相護、彼此掩蓋真相。現在我們要做澄清,就要特別強調:文化的地位在國家與民族之上,而文化當中最重要的是思想。
 
  第二點,我們應當拋棄『中國最偉大、中國歷史最悠久、中華民族呱呱叫』的想法。從某個角度來講,中國人在很多方面確實有很傑出的表現,但很可惜的,那個都已經成為過去了,留下來的雖然有許多珍貴的遺產,但卻都不是這一些高喊『中國最偉大』口號的人所熟知的,他們喊的那一套知識系統,其實有一點尊王復古的意味,但他們復的古,膚淺一點來講,跟科舉考試重疊的內容太大了;深入一點來講,復古之餘,更新的部分做得太少,更重要的是:並未掌握更新的重點,所以真正的病根沒有強調出來。隔靴搔癢,事倍而功不半。
 
  復古的人,我們舉新儒家為例,他們做了許多工作,其中很多都具有意義,但是一個轉折執著了,因為工作富有意義,而把工作的對象(中華儒家文化)暗中升級,再把中國思想文化因為儒家的升級,所以整個中華文化跟著升級,再來因為中華文化的升級,再把中國傳統的政治文化也跟著一併升級!──這種裙帶關係,默默無形中在進行,讓我深深覺得不妥當。
 
  傳統的觀念認為:中國人最重視歷史。但是依照我的看法,中國人很不重視歷史。春秋戰國時代,各國都設有史官,那個時候還算重視歷史,愈到戰國末期,道德淪喪,偏邪思想瀰漫,於是就有秦始皇燒書的事情,把六國的歷史集中起來,一把火燒光。除了醫藥、卜筮、種樹,三種書沒燒,日後中華文化的發展也是在醫藥跟卜筮裡面發揚光大。種樹則沒有,只會砍樹。
 
  進入漢朝之後,中國人表面上說是尊重歷史,但其實是篡改歷史,這種篡改並非全部是惡毒的篡改,而是以某種意識型態的觀點下筆。最嚴重的就是以單純的儒家觀點去寫歷史,我們現在看到的官修史書二十四史,就是孟子之後的儒家思想的產物。比較早期的史書像是史記跟漢書,還保留有比較多的多元化思想,愈到後來就愈偏狹了。我們要記得:即使是司馬遷寫史記那個時代,也剛好是漢武帝獨尊儒術的時代,那個時候天下讀書人最多的就是儒家,一股新興的巨大的思想力量從民間向官方延伸,然後一直延續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儒家思想有利有弊,雖然客觀上來講是利遠大於弊,但是搬到中國這塊土地上,在有弊病的地方大做文章、大肆渲染、大興土木、大設制度、把儒家搞成了新法家,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真是孔孟真儒的一大悲哀。
 
  如果只是單純的不重視歷史紀錄,那還好,比較糟糕的是創造一種錯誤的觀念,那就不太妙了;再進一步,如果把這個錯誤的觀點當成是正確的歷史教學規範,那就讓人臉色發青了;再再進一步,如果把這個錯誤的教學規範非常用力地推廣到每個角落,甚至當成是一千多年來歷史思想的標準,那就要送入重症病房了。什麼是錯誤的歷史觀點呢?我舉一個例子,中國所謂的『正統』這兩個字,是以暴力征服為主,而不是以文化為主,這個在什麼地方可以看得到呢?大秦帝國亡了以後,有一個人叫做項羽,他建立了一個朝代,但是很奇怪的,我們不知道這個朝代的國號叫做什麼,我所謂的不知道的意思就是說,絕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叫做西楚霸王,然後呢?這個取秦而代之的新楚國,它的政治制度是怎樣呢?它的建國思想是怎樣呢?它的制度文物又是怎樣呢?……這些我們都不知道,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個項羽的一代霸業被他的老對手漢高祖劉邦一手抹掉了,這就是中國所謂的尊重歷史,是這樣子的尊重法。好不容易有一個司馬遷翻案,把項羽寫進了本紀,認為他是個帝王,那麼,我們讀歷史的人到這裡就要思考,項羽憑什麼當帝王呢?這個人,年紀輕的時候,看到秦始皇出巡的時候說:『彼可取而代之』;等到征服了秦國,他又急急忙忙趕著回楚國老家,說是要『衣錦還鄉』,說什麼:『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這是什麼思想呢?這是霸王的思想嗎?喔喔喔,這是中國歷代讀書人的思想,中了狀元以後就要張燈結彩,身上掛個繡球,騎著高頭駿馬,敲鑼打鼓上街遊行,高喊:『王大寶官人高中狀元囉!』……各位讀者,您說這個場景咱們熟不熟悉?您考上台大的那一天,您爸您媽是不是很高興?再回憶一下老王願意收你當學生的那一天,你是不是心理還在想著兩萬多的學費真貴啊……。
 
  正統所代表的階級觀念,就是中國搞出來的,這個觀念流弊很大,可以害死人的。從某個角度來講,正統是有關於整個系統階級位置的適當安置與劃分,這是科學的,也是有益處的;但是要小心的是,這只是一種現象、一個過渡,而不是一個追求的終點。如果講到高遠的目標,則我們應該追求的是『不分彼此』的眾生平等,在義理方面則是天下所有的道理本為一家,所以在末稍的我們,應該做的是融會貫通的工作。如果過分強調位置,慢慢就會生出很多流弊,到最後大家為了搶這個正統,不惜兵戎相見,塗炭生靈,這就釀成大災禍了。中國讀書人並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但卻死抱著正統這個執著的觀念不放,讓他更為執著,執著又執著的下場就是亡國。這一類的例子很多,最近的就是蔣介石政權在大陸的失敗。
 
  我稍微再說明一下:中國文化之珍貴,有一項就是:它提倡無為而治的大道思想,拆除了國與國之間的界限,也不因為血統與社會地位的不同而分階級,大家都聽過一句話,叫做『人人與可以為堯舜』,老百姓都可以當堯舜了,人人都可以成為聖賢了,還有什麼階級可分呢?──這明明是中國傳統的文化,但是呢?中國傳統的歷史卻不是這樣走的,傳統的歷史卻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這樣的階級思想。難怪要搞革命了。
 
  我們說司馬遷因為活在漢武帝的陰影之下,不敢公開反抗皇帝的權威,藉著把項羽列入本紀的動作,來表達他對漢王朝的抗議,但這個抗議是很模糊的,司馬遷可以說得不清楚、他可以不說,但是接下來一千多年我們的歷史教育家有把這個問題解釋得清楚嗎?如果有的話,老王這篇文章就是在講廢話,因為你們老早就知道了,對不對?......阿門。
 
(未完待續)
 
~王力群 2016.03.17 下午16:00 於台灣.新竹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