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教育:我們要如何知道自己的老師是對的
 
  這麼多年來,我常常跟同學講解一個問題:「我要怎麼樣才能知道我的老師是對的?」
 
  這個問題的初步答案是:就俗世而言,一般人幾乎無法知道自己選的老師到底對不對。原因很簡單,如果你的程度可以論斷老師的對錯,那麼你在這方面知識領域的成就,已經超過你的老師了(或者說將來一定會超過,而且超過很多),既然已經超過老師的程度,那還需要學習嗎?
 
  選擇老師,是教育的第一步,這一步將關係到以後整個學習流程以及態度的運作。如果我們選到好的老師,我們就要相信他;如果我們不幸跟到壞的老師,那我們就只好忍耐,小心翼翼地跟著他,或者乾脆離開他。
 
  在台灣,幾乎所有的學生從小時候開始就無法選擇老師。我們有一個制度叫做國民義務教育,意思就是說,把教育這件事情給標準化。大家都知道:如果一件事情標準化了,則一定會發生一些流弊,也就是在標準化的系統中,不太容許新思想、新觀念的發生。在以前,中華民國的國民教育制度,規定所有的國民小學老師必須是師範學校畢業,如果不是的話,就要去補修個教育學分。上課的時候,必須依照課程大綱,而這個課程大綱是教育部編的。一直到現在2016年的今天,包括台灣所有的公私立大學在內,全部都沒有學術的自由──我再講三遍:台灣所有的公私立大學全部都沒有學術的自由!台灣所有的公私立大學全部都沒有學術的自由!!台灣所有的公私立大學全部都沒有學術的自由!!!──台灣所有的公私立大學,都是在教育部強而有力的直接管轄之下,事事都要經過教育部,離大學自治的理想愈來愈遠,但政客卻毫不關心。
 
  既然如此,教育部派出的教師,其實是一個官僚系統。即使,有些知識分子自認為不是官僚,而是真正做研究的學者,但是在進入台灣這個教育體系之後,也有高達X成以上的教師迅速化淪為填鴨式教育的幫凶,以及教育官僚體系高層既得利益團體的一分子。
 
  於是我們得到第一個結論:從國民小學到大學,我們其實都沒有真正選擇老師的權利。教師的甄選,不是學生團體去辦的,而是教育部舉辦的。以我個人而言,我到了高中之後,才開始選擇自己想要跟隨的老師,說來諷刺,那當然就是在補習班中尋找了。
 
  股市教育跟國民義務教育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股市教育從來沒有一個統一的公辦系統。任何人只要覺得自己對股市有心得,都可以出來教課,這種情況是跟春秋末期孔子所處的那個時代興起的私人講學風氣幾乎一模一樣。公辦系統的優點是:可以用國家的資源力量讓教育更為普及,但缺點是學生與教師的思想同時被統一化、格式化、教條化、標準化,然後就很容易僵化了。私人講學的優點是:百家爭鳴,大鳴大放,很容易激盪出新思想新觀念;但缺點是:有很多騙子冒充老師,到處招搖撞騙,誤盡蒼生。
 
  在股市中,要找到好的老師最重要的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你要跟明師之間建立起好的緣分,這樣子你才有機會遇到明師,並且一直跟著他學習下去。
 
  就是這個條件。如果有別的條件,通通都是次要的,或者是虛假的,或者是:有那麼一點重要,但卻不是最重要的。舉例而言,許多同學來我們班上課之前,都誤以為選擇名師是依靠自己的知識,甚至是智慧──這個觀念只對了一小部分。首先,你怎麼知道這個老師在部落格上面或者書上寫的那些股市知識是對的呢?學生之所以為學生,就是因為還沒有學習完全,程度比不上老師,所以在股市這一塊領域中,讀者跟學生幾乎不可能從純粹知識的角度來評斷一個老師到底是好是壞。如果是憑智慧,那這個智慧應該來自於學生的累世功德,這個累世功德就是我們俗稱的善緣了。這種善緣,後天學習的成分比較少,先天累積的天賦比較多。所以我常常半開玩笑地跟同學講:如果你前輩子沒有做什麼好事,這輩子也不想立志做什麼功德,那麼你就跟明師無緣了;或者是,即使遇到了明師,也當面錯過,或是待了不到三個月就走了,有遇到跟沒遇到一樣。
 
  台灣一般人民是在填鴨式教育中長大的,而且大多數的人在進入社會之後,就很快地把學校裡學到的東西忘掉,於是在潛意識中養成一種對教師不信賴的感覺,這也難怪,填鴨式教育系統中的教師在大目標方向錯誤下,確實是很難搏取學生的信任。更甚者,從填鴨式教育中出來的孩子們,本身也會在不知不覺中用鴨子的角度去看老師,認為老師不過只是教育部體系之下的某種官僚而已,這些所謂的教師就好像搬運工,把倉庫裡的知識搬過來丟給學生,然後就交差了事,學生收不收得下,扛不扛得動,那是學生的事,跟我們老師無關──久而久之,學生們認為老師不過就是這樣,應該就只是扮演知識仲介者的角色,把一種有形的東西傳過來傳過去,就好像球類比賽一樣,而完全缺乏真正的師道應該有的那種心理感化以及觀念啟迪的認識。換言之:學生不知不覺中把老師給降格了,降成是販賣知識的生意人,真正的師道在這種現實中,不但淪沒,而且連累知識跟智慧也變成某種可以打包的東西了。
 
  換言之:在填鴨式教育的系統之下,學生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老師應該是什麼樣子,也不知道真正的教育制度是什麼樣子,更不知道真正的學習態度應該是什麼樣子。我們當中,有少數優秀的人之所以在學術領域中出類拔萃,絕大部分是靠其天賦本能,而不是拜這個教育制度之所賜。物理學家丁肇中曾經講過:台灣高中的理化教育,對他而言是非常受用的,因為台灣注重考試,而考試注重計算,所以他在台灣念高中的時候,培養出紮實的數學的計算能力──丁博士講這一番話,完全沒有考慮到他在做研究的時候,他的某種宏觀思想與細膩精密的審慎精神,恐怕都是他的天賦,而不是在台灣的教育制度中無中生有吧。
 
  因為沒有經驗,所以台灣的學生在碰到對的老師的時候,往往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或者以一種自以為是的態度,去檢查老師的行為舉止。其實這種檢查的態度,就是因為在填鴨式教育中,有太多不合格的老師,所以稍微有點聰明的同學,很自然地在潛意識之中產生一種反抗的精神,而會以一種冷靜客觀的態度,去默默檢查老師的思想是否真的有價值──這樣檢查的結果,往往都是學生勝利,而教師失敗,因為不合格的教師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學生檢查的結果,往往是讓學生自己感覺自己是對的,而老師是錯的。更進一步的,學生團體逐漸形成了一種共識,把教師當成高壓威權團體或者是頑固的保守勢力的代言人,要予以改革或推翻。之所以會有以上這種情況,追根究底,台灣過去六十年來的填鴨式教育難逃其責。
 
  在這裡,我要做一個小小的結論:所謂的股市真理,是跟各位以前所接受的填鴨式教條知識是不同的,甚至在許多地方是完全相反的!所以絕大多數的人在接觸真正有價值的道理的時候,會產生懷疑、猶豫,排斥、反抗……種種負面的心情,其實這本來是很平常的,這就好像滿清末年的中國人,看到西洋的火車來了,還以為是會噴火冒黑煙的怪獸一樣,這都是因為以前沒有看過的緣故啊。
 
  如果遇到可以懷疑的老師,就像我們填鴨式教育體系之下的那些老師一樣,我們的確可以在每一處、甚至每一個小地方,都對老師提出質疑,因為這些老師背後的教育制度先天不良;但如果在股市中,你遇到了一個真正的老師,那麼絕大多數的事情,你必須站在「自己可能是錯的」的立場去思考,認真的想,老師為什麼會這樣做、這樣教。一個合格的老師,他大部分講過的話,以及教學的方式,一定有他的理由,但他不一定會記得把這個理由講得很清楚,或者是時機未到,同學可以去問,老師為什麼要這樣教,但首先你必須承認老師是從善意出發的,而不是一下子就立刻站在老師的對面,去指正老師是錯的。如果老師是合格的,那他錯誤的地方一定很少,不太可能讓你一下子就輕易發現他的錯誤。
 
  簡而言之:傳統的國民教育,我們可以頻繁地做懷疑,因為這種教育是填鴨式的;但如果遇到對的老師,則要處處懷疑自己是錯的,而老師是對的──但一般人非常難接受這種想法!認為這樣子就喪失了懷疑的精神,但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想過,如果遇到對的老師,你應該懷疑的是自己以往在舊的教育制度之中所累積的錯誤觀念,而不是頻繁地對合格教師的言論發動攻擊。
 
  在錯的教育制度之中,從批判老師開始做起;在對的教育制度之中,從檢討自己開始做起。至於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就要看自己有沒有結善緣了。
 
  附帶一提的是:許多家長把過去他們小時候所接受的那一套填鴨式教育觀念拿去教他們自己的小孩子,這就不是誤人子弟,而是自殘子孫了。所以從根本上認識真正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教育首重心法的傳承,從自己的心開始打理,而不是把所有的教學責任都推到老師一個人身上。填鴨式教育只注重一個巴掌,然後騙天下所有的人說:一個巴掌拍得響;真正的教育是兩個巴掌的事,一個要願意教,一個要願意學,心心相印,才能傳的下去。
 
~王力群 2016.4.8 上午10:50 於台灣.新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