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教育:遇到問題過分嚴重的同學該怎麼辦
 
  每個人在學習過程中,都會產生許多問題,這種情況當然是很正常的。所以,一個學生如果一直都沒有問題,那就是最大的問題。沒有問題,就是成佛了,問題是釋迦牟尼佛講過:下一個佛出現應該是好幾萬年以後的事情,所以現階段如果有人敢講說自己完全沒有問題,那當然就是虛假了。
 
  一個人不怕有問題,怕的是有問題不去解決、怕的是有問題自己卻還不知道。我們這一篇要談的情況是:某些同學本身有極為嚴重的問題,而且他也充份的表現出來此種病態,但因為他處在這種病態中的執著非常之深,情緒非常之濃厚,甚至陷入一種半瘋狂的狀態,此時他的氣場會暫時地膨脹到非常強大,以致於身邊的人都會被他震懾住,當然就沒有人敢跟他講他什麼地方有問題。這一類的同學,最麻煩的地方是:有些同學並不是一開始就發生這種情況,而是在班上待了一段時間之後,逐漸熟悉了班上的週遭環境之後,才突然或逐步顯露出他這種異常的狀況。首先發現這個問題的,有的是同學,有時候是老師。但都會因為跟這位同學的交情已經到了某種熟悉的程度,就好像朋友一樣,所以不敢去跟他講說他的問題在那裡。因為要顧慮到朋友的面子。這一類的同學,也有的對老師非常尊重、非常客氣,甚至非常保護老師,也許也跟老師建立起了一種深厚的師生情誼,但也因為如此,所以當他暴露出他嚴重的缺點的時候,而他的態度又是如此執迷不悟,甚至他那種錯誤的觀念已經成為他目前生活繼續走下去的堅定信仰或是中心思想,此時,教師也一定會礙於情面而無法完全點破他的盲點之所在。
 
  當遭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教師需要三個條件才能夠去做那個點破的工作,第一,要有非常的勇氣,第二,要有非常的體力,第三,要有非常多的時間。
 
  我必須承認,現在的我,2016年的我,這三個條件都處在劣勢。第一,我因為把一些時間挪去做更多的研究,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不願意跟同學起衝突,因為起衝突之後會干擾我的研究成果,所以在這方面我變得勇氣不足,關於這項缺失,我認真想過:現在的我,因為操盤手當得還不夠好,自己的品德也還不夠高尚,所以欠缺充足的勇氣去指正那一類同學的嚴重缺點;我估計要達到孔子或孟子那樣的境界之後,在巨大的浩然正氣的推動之下,我一定可以一股作氣去給那些同學當頭棒喝,而不顧慮我們之間的深厚情誼。所以,我必須承認我在這方面做得不好。
 
  第二,關於體力,我從四十五歲以後開始,體力快速下降,所以這一方面我確實有點愛莫能助。
 
  第三、時間方面,從2009年之後,我的生活愈來愈忙碌,一個禮拜工作七天,連續十六年都是如此,所以這方面我處於絕對的劣勢。曾經有一陣子,我刻意撥出大量的時間來做這方面的工作,但卻嚴重影響到了我們的股市進度,其次影響到了中華文化的總進度,最後影響到了地球人類文明的總進步,以致於我遭受了極大的指責與壓力。
 
  綜合以上三點,只是很單純的說明一件事:現階段我們的教學,在某一個地方出現了重大的漏洞,就是舊生在待了一段時間之後,如果突然讓我們看到他隱藏已久的重大錯誤觀念或行為,此時教師會因為種種顧慮而不敢勇於揭發,這種情況可以用八個字來形容:「缺乏勇氣,無力善後」──換句話說,就是怕事、沒種、孬種、膽小、怯懦、腎氣不足、膽識不足、意志不夠長久堅固。
 
  遇到這種狀態,正確的作法是:教師必須要以充沛的浩然正氣,如黃河之水天上來,以長虹貫日的驚天氣勢,一拳擊破同學的虛假外殼,直搗黃龍,直指本心,義無反顧地搗毀匪巢,將其錯誤的觀念揪出來,然後馬上斬首示眾,以此迅雷不及耳的霹靂手段,增加其震懾性,才能讓當事人了解到,他自己的這種錯誤有多可怕。
 
  以上這種作法,就我所知,孔子跟孟子那兩位鐵面無私的老先生,還有釋加牟尼佛那位看了就害怕的大老師可以做得到,至於還有沒有其他人,我一時忘了,或許是沒有吧,總之我還在繼續尋找當中。因為這種人實在是太難得了,所以我們必須準備第二個方法。第二種教育方法就是:找一個安靜適當的時刻,客客氣氣地、慢吞吞地、情緒平穩地、言語充滿關愛地,謹謹慎慎地,溫溫暖暖的,以慈父的關愛口吻緩慢地先開一個頭,提醒他可能有一個地方做得不太好喔,但是先請他不要緊張,因為不論有再大的困難,老師都會幫助他、跟他一起扛,所以請他放寬心,不要坐立不安,先喝杯上好的龍井茶,再吃一塊小蛋糕,再聽一點輕音樂,然後老師再把溫暖的大手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說:現在你有一個小問題,我們一起來研究一下,那就是你現在得了癌症第三期──啊,更正,當然不是癌症,而是某種操作上的「小錯誤」,這個小錯誤大概只有直徑零點一公分,還沒有長大,所以,我們要防患其未然,而這個治療的方法就是「……(略)」──這樣就過了第一回合了。等到第二個回合的時候,教師再跟他講:之前跟你講的那個小錯誤,現在有一點長大了,直徑變成零點二公分了,所以我們治療的藥方要開得重一點……(略),如此就是第二回合。然後第三回合跟第四回合以後,以此類推。緩慢地將他的病情放大,其實只是延緩告訴他真相而已。──以上這種方法,我們稱為善誘諄諄法,需要很多的時間,耐心倒是其次。至於效果,大概是第一種石破天驚法的十分之一不到,在大多數患者的身上,緩慢治療法的醫療效用,有時後快趨近於零。
 
  為什麼這兩種方法的治療效果會產生這麼重大的差距呢?
 
  因為石破天驚法是一招斃命,光一招就聚集了重大的能量,而且因為門戶洞開,所以後面的能量可以源源不斷地輸入進來,就好像吳三桂大開山海關,敵人的騎兵就可以長驅直入,無所忌憚。如果是用緩慢告知的方法,則門戶無法洞開,只是打開一個小洞,然後見縫插針,遇洞灌水,但往往對方是銅牆鐵壁,所以針也斷了、灌的水也跑出來了,效率是比較差的。
 
  論語跟孟子這兩本正宗的儒家經典,都是使用石破天驚法,也就是直言無諱,將真相完全揭露,而不是隱瞞事實。以現在人的標準而言,孔子的教學態度,是非常不客氣的,孟子就更不要講了,簡直就是殺氣騰騰。在原始的佛經中,釋迦牟尼佛採取的教育法也是石破天驚法,而且指責得更理直氣壯。大凡一個文化愈來愈煩瑣之後,真相就可能會愈來愈被隱蔽,顧忌愈來愈多,做人情的地方愈來愈多、世俗的東西愈來愈多、冒充真理的假知識愈來愈多、浩然正氣愈來愈弱、國民的腎氣愈來愈不足、讀書人的體質愈來愈差……於是教學方法就變得愈來愈委婉,到最後就變成袖手旁觀,沉默不語了,至此,佛學跟儒家的基本教學精神就完全死掉了。
 
  本班對於新同學,三分之二以上都是使用石破天驚法。但是對於老同學,礙於情面,所以無法使用石破天驚法。這就是我們上面所講的,教學漏洞之一。
 
  目前要補此一漏洞,暫時還想不到兩全其美的辦法。雖然本班的教學形象與目標都很鮮明,但是許多舊生待久了以後,也依然不知道本班的中心思想,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外面俗事的那一套觀念與行為實在太強大了,所以我們始終無法將我們的知識系統比較順利地移植過去。
 
  所以,目前有重大問題的同學,也就只好請你們忍耐了,因為王老師的浩然正氣還不夠充足,年老體衰,時間又少,所以就請你們多撐著點,真的很抱歉,真的是…很抱歉,請原諒我不敢講真話。
 
~王力群 2016.4.11 上午11:00 於台灣.新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