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教育:如果你認為老師教錯了該怎麼辦?
 
  上課的時候,如果我們發現老師教錯了,該怎麼辦呢?
 
  關於這個問題,我直接講答案,答案就是:當你發現老師教錯了,就請老師重新講解一遍他講錯的那段內容,如果重新講解之後,你聽了還有疑問,那麼,你就把你心中的疑問提出來,明白地告訴老師說:關於這一段內容,我跟老師的意見不同,請問我這樣子想有沒有錯?──如果你不想那麼客氣,那你就把最後一句話改成:我覺得老師這樣子教是不對的,請問老師是不是要修正?
 
  當我們發現老師教錯的時候,非常有可能錯的不是老師,而是我們自己,因為一個合格的老師,只要他教的時間愈久,上課所講的內容,其錯誤愈少;這其中最大的原因在於:如果老師跟學生的程度相差太大,那麼,百分之一千萬會發生同學在某些地方聽不懂的狀況,而依照現在一般人荒唐的思維習慣,他們會將聽不懂的內容當成是老師教錯了──所以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如果老師是合格的,則絕大多數的錯誤是發生在學生身上,而不是在老師身上。
 
  當然,我不是說老師絕對不可能犯錯,就因為在知識的領域中非常容易犯錯,所以大多數的老師都不是合格的老師!──關於這一點,孟子說得最清楚:如果你把我當作真正的老師看待,那麼,我在上課的時候打瞌睡(孟子有一次在跟後輩講話的時候打瞌睡),你就應該試著去了解、去思考,我為什麼會打瞌睡,那就是身為後輩的你講的話實在是太沒有內容了,太讓我生氣了!但是我又礙於你的面子,所以隱忍不發,但是也因為你講的內容實在太不對了,所以我打瞌睡──這就是孟子的態度,關鍵在於對方是不是把孟子當成一個真正的教師在尊重──同樣的道理,如果你認為王力群是一個真正的老師,那麼你就應該知道老師上課打瞌睡的原因了;現在你不知道,就是因為你沒有去思考,因為你還活在舊式的填鴨學校當中,而那裡的老師都是有問題的。
 
  簡而言之,對老師客氣一點,就是尊師重道的一部分,而且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我們班發生的問題是:大家在進來之前,都已經在社會上有了一定的身份跟地位,有些人還甚至擁有某種特殊光環,別的不講,單就學位而言,班上的碩士、博士一大堆,個個都比我強,那我要拿什麼去教他們呢?有些人會安慰我說,這就是「術業有專攻」,但是各位知道嗎?這麼多年來,有多少同學是拿「聞道有先後」來攻擊我的,他們的意思是:他們只是聞道在我後面而已,等將來聞了道以後,我這個教師的地位就跟他們平等了,言下之意就是:等他們把這個課程學完了之後,他們的程度提高之後、成為贏家之後,就跟我這個老師齊頭平等了──這些同學絲毫不考慮到在某些領域(或很多個領域)當中,老師的程度跟學生差很多,並不是你修完幾個課程,就可以追得上老師的。他們之所以不這麼樣想,除了對於自己的社會尊榮地位有了執著之外,還有其它幾個可能的因素,例如:一、老師的年紀比他們小;二、老師的打扮毫不起眼;三、老師上課講的內容太多地方觸怒了他們原有的舊知識;四、老師的學歷太低;五、老師不會講英文(關於這一點我覺得很奇怪);六、老師沒有頭銜;七、自己的個性跟老師不對頭……。
 
  關於這七點,同學不要覺得奇怪,像第五點這麼荒謬的事情都曾經發生過,可見:一個人之所以輕視另外一個人,真的是有各式各樣的理由、各式各樣的藉口啊!身為一個人,不可能完美,也很難去取悅另外一個人,人與人之間並不完全相同,而這些不一樣的地方在我們課堂上相遇之後,竟然會產生這麼多的歧見與磨擦,更甚者,逐漸變成輕慢與蔑視,甚至有些同學到最後成為憤怒與背叛。……人與人之間,真是不容易和諧相處啊,更何況在課堂上,我們講課的內容過分強調真相,而真相是很容易傷害人的自尊的。身為合格的教師,必須冒著這樣的風險,把真相說給大家聽,但是各位親愛的讀者,你認為一般人聽到真相以後會很愉快嗎?
 
  結論是:
 
  一、 學生跟老師之間要彼此尊重,但尊重的境界不一樣。學生對老師的尊重是保持謙虛,說話委婉一點,客氣一點。老師對學生的尊重則是:該嚴厲的時候就的嚴厲,該客氣的時候也要客氣。
  為什麼老師對學生的態度可以有所選擇呢?因為教育方法有很多種,比較嚴格的教育方法當然會比較讓人難堪一些,有些最有效的直接教育方法甚至會直接摧毀一個人舊的自尊心。所以,老師的自由比較多一點,而學生的自由比較少一點,這是因為兩者不是在平等的位置的關係。
 
  二、 在學習的過程中,不論是問問題,或是對老師所教的內容感到疑惑,在這所有的過程中,學生都必須切記:時時刻刻都必須保持知識上的謙卑與身段的柔軟,要用高標準去要求自己,而不是像消費者那樣,用高標準去要求老師,把老師當成了服務生或是公務員。我再講一次,整個學習的重要目標之一就是培養學生謙虛的精神。當然,老師也可以從教學相長中,變得更謙卑,但是老師變謙卑絕對不會比你變謙卑來得更重要,請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好嗎?
 
  三、 其實這個問題要分兩個階段討論,第一個階段是同學發現老師可能教錯,第二個階段是老師拿出道理來做辯白。請注意:重點是:老師在第二個階段的時候所提出來的解釋到底有沒有道理?……至於第一階段同學到底是用客氣的態度還是用很直接的態度指出老師的錯誤,其實對我而言沒有那麼重要。我真正在意的是:當我在第二個階段提出長篇大論的理由去解釋我為什麼這樣教的時候,同學卻不接受,因為此時他已經落在意氣之爭裡面了,他的重點變成了是想要看到我低頭承認錯誤,而不是想聽我解釋。
 
  在我提出進一步的解釋理由的時候,我會把這理由跟本班的教學宗旨融會在一起,然後去試探學生的反應,如果學生聽了以後沒有反應,那就表示他對本班的教學宗旨不了解,於是乎,我就了解他的狀況。
 
  每次經歷這些事情之後,我都會回家想一想我該怎麼教下去。目前發生絕大多數的摩擦,經過我經年累月的思考,我發現在每次紛爭過了以後,當事者的同學往往就會暴露出他學習的真相,此時,教師在看到學生真實的面目之後,要如何教下去,對一個真正合格的教師而言,真是一大考驗啊,這當然是漫長而持久的人性改造過程,能不能成功,不知道,但歷年的結果大多是悲觀的,於是就變成了「知其不可而為之」,這輩子能不能成功改造是一回事,也不必過度的執著,重點是我們散佈了多少因緣的種子下去,這才是值得的。
 
~王力群 2016.04.15 下午14:25 於台灣.新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