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教育:孤軍作戰的成就感與悲哀
 
  有同學問我,為什麼我會活得這麼艱苦?──我楞了一下,原來他還不知道當老師是很辛苦的──更正一下,我是說合格的老師,不是說一般的老師。
 
  很多同學進了這個班之後,依舊迷迷糊糊的,活在填鴨式教育的那一種舊氛圍中,這就難怪老師會活得這麼辛苦了。
 
  填鴨式教育是一個巨大的怪獸,它源自於中國古老的科舉制度,而科舉制度又源自於中華民族的知識分子貪圖名利享受的深層慾望,所以要對抗填鴨式教育,是很辛苦的──這個道理其實非常簡單,但是我發現絕大多數的人都不太懂──這就讓我非常驚訝了,因為我們很難去想像,一個這麼簡單的道理,講了這麼多,這麼久,結果還是有一大群人無法接受。目前能夠找到的原因,也只有認為升官發財的思想實在是太根深蒂固了,或者是他的腦袋已經被填鴨式教育教壞了,除了這兩個原因之外,我們找不到太多其它具有說服力的理由。
 
  目前我的感慨是:從表面上來看,全世界近年來掀起的教育革命,是跟我站在同一個陣線上的,都是在反對填鴨式教育,這一點是沒錯的,我們都是反填鴨的同志;但是如果進一步地往前推,如果不要填鴨式教育,那麼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教育呢?──在這一點上面,我跟他們的意見有很大的出入,我的主張是:從啟蒙教育開始之後,三年之內在教育目標必須設定在「見性」,也就是讓學生認識他潛意識中的真心自性。這就是我們首要的教學目標之一。如果三年之內達不到,就必須達到其它的教學目標,例如:學生必須要了解教師所有的課程都是在幫助他剷除舊有的錯誤的知識系統,然後建立一個融合科學與人文的新的系統,而這個系統背後最主要的精神,是無形無相的──這就是我們次要的教學目標。
 
  目前全世界在做這樣工作的人,就檯面上而言,恐怕只有我一個,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請各位讀者來評評理,這個責任到底會有多重呢?如果全世界的教育改革的最重要的中心思想,掌握在少數人身上,你說這幾個少數人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答案是:這些少數人的生活會扭曲變形,變形之後,他必須憑著自己的智慧與意志,將其恢復原形,重新步上正常的軌道,繼續往前行駛。
 
  大概是在前天吧,我在想一個關於中華文化何去何從的問題,然後一想就想了一個多小時──想完以後,我突然想到一個更嚴重的問題:當我在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別人到底知不知道我是在做很重要的事情呢?──當然,絕大多數的人不會了解,但是我們必須就這樣走下去。
 
  孔子說:人不知而不慍。這句話對我們而言實在太沉重了。一方面我們必須要把教學理念給推廣出去,另外一方面,當別人不具備接受我們的教育理念所需要的常識的時候,我又要掩藏自己的失望與悲觀。在這兩個極端的拉鋸之中,生活一定會過得很艱困,到最後不是小有成就、把理念推廣出去一些了,就是喪命於此,以身殉教──目前來看,往第二個狀況發生的可能性愈來愈高了,大多數的同學,也在渾渾噩噩的默默推動我往第二條路走下去,在孤立無援(我們只有少數工作人員,但是現在連工作人員都被操翻了)的狀況持續中,我們也只好以「人不知而不慍」來勉勵自己了,但是人力與財力上的困窘,以及過度勞心勞力所引起的身體病變,如一連串的火炮轟來,我們只要默默咬牙承受,路就是這樣走下去,人就是這樣活下去,教育事業就是這樣辦下去,直到葛屁為止。
 
~王力群 2016.04.21 上午10:00 於台灣.新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