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教育:教化的可能性
 
  2014年在台北捷運連殺四人的鄭捷終於在昨天晚上被槍斃了。我想談的是:鄭捷到底有沒有被教化的可能呢?
 
  其實,依照長遠的大格局來講,每一個人都有被教化的可能性。這個道理其實在一千六百多年前就已經吵過了,那就是「眾生到底能不能成佛」的問題。當時在中國有許多人認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佛的,有些人就是惡劣到了極點,用現在的白話來講就是「無可教化」,這種人當然是沒有辦法成佛的。甚至到了唐朝,玄奘大師到印度去取經的時候,他的師父戒賢老和尚也有這樣的思想,可見,自古以來,就是有非常多的人認為人是可以分為兩種的,一種是有希望的,另外一種是沒希望的。沒希望的,就不必教他了,如果他還去殺人的話,那就把他槍斃了吧,反正我們對他已經絕望了。
 
  但是在理論上,在大真理的範圍內,每一個人都不應該被放棄,都是有教化的可能的。對於這一點,我沒有懷疑。但是,教化也不是一蹴可幾的,像鄭捷這種罪大惡極的人,恐怕不是短時間之內可以教化的。聽說玉皇大帝教化項羽的方法(因為他把投降的秦國阿兵哥都殺光了),就是把他壓在陰山下一千年,讓他好好反省。有許多冥頑不化的人,這輩子大概教不會了,只好期待下輩子,甚至下下輩子。
 
  既然這輩子教不會,課程必須延長到下輩子,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呢?──答案是:我們應該把他終身監禁,派遣合格的教師,努力去教誨這些犯人,在這些犯人沒有真正懺悔之前,絕不能放他離開監獄,否則就是縱虎歸山。
 
  問題是:有的犯人不是老虎,而是狡滑的狐狸,他會在監獄裡面賣乖、裝傻、搞偽善、說謊話,盡量表示出好的行為去欺騙人家,好讓典獄長給他的操行評甲等,這樣子他就可以提前獲得假釋了。──由此可知:我們絕對不放棄去教化這些罪大惡極的人的動機並沒有錯,有問題的是我們的司法系統。
 
  我想:全世界大概沒幾個老師有這個能力去判斷一個人是否真心悔過!一個真心悔過的人,也沒有辦法保證自己在禮拜一真心悔過之後,然後禮拜二就禁不住手癢,而又去殺人了,這就好像一個成年人,今天早上對自己打老婆的行為表示真心懺悔,而且他也確實是真心的,但是到了第二天下午,魔鬼看他即將逃出魔掌,於是就發動惡魔大軍去攻破他的心防,再度從他心底發出如雷的巨大聲音,告訴他說:你趕快去打老婆啊!……於是乎,他昨天的那一點點的真心,就這樣輕易被攻破了。
 
  綜合以上所述,我們得到一些小結論:
 
  一、 教化可能需要數十年、數百年,甚至數千年。超出我們這一輩子的壽命。
 
  二、 目前人為的司法管理系統大有問題。這就好像學生用的課本以及老師、教育升學制度都沒有問題,而學校的行政管理系統卻有問題。
 
  三、 即使是合格的教師,也無法一天二十四小時釘在學生旁邊。而那些罪大惡極的犯人,一旦假釋出獄,魔鬼卻有辦法在一秒鐘之內再度迷亂他的心智,使他再度犯下大錯。
 
  所以從以上三點我們可以知道:處理一個罪犯不只是教育的問題,更是管理的問題。目前國家的經費,沒有辦法管理每一個犯人二十四小時的生活,所以為了節省經費,有些人必須讓他終生與社會隔離。這是迫於無奈,我們必須有這個認知。
 
  偏偏台灣的司法審判,以及獄政系統,都是弱智的一群,漏洞百出。這麼多年來,多少不應該被釋放的色狼被提早放出來,在外面繼續性侵小女孩,這種悲劇一演再演,這就是人為政治制度的悲劇了,難怪大家不放心把殺人犯放到這種地方,因為這些公家機關裡面有許多壞人,壞的法官與壞的管理員,他們會因為某些因素而提早把殺人魔放出來,繼續危害這個社會,而這些官員心裡面卻不感到愧疚,他們真是可恥啊。
 
  現在社會上有許多人,由於在填鴨式教育制度下長大,頭腦不但缺乏思考的能力,也缺乏同理心跟同情心。我認為:殺人償命,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我不反對,但是如果他死不覺悟,你殺了他,也會多一個惡靈的存在,所以:殺人抵命雖然是天經地義,也是因果報應,但是並非最好的處理方法,只是一個勉強合格、勉強交待得過去的辦法。如果人類有多餘的能力,就應該好好想一想,我們的社會為什麼會產生這些罪犯?……就鄭捷為例,我始終都有一種感覺,他是屬於人生觀迷失的那一類型的年輕人,而這一類型的年輕人,乃至於中年人,在台灣的數量都很多,大家用各種不同的形式去犯罪,例如做假油的千八女鬼的那一家,我認為他們都瘋了,而且是罪大惡極的忘八蛋,如果鄭捷被犯四個死刑,那麼他們就應該至少被判一百個死刑。但是誰要去教化他們呢?沒有人願意的話,老王願意,但是老王就算活一百歲,恐怕也教不會他們。
 
  我想講的是:殺人犯應該被教化,其次才是殺人抵命,這兩種方法都是正確的。就超長期的格局而言,教育是最好的;就中期的格局來看,教化太難,所以讓他提早去見閻王是比較好的。但是,身為一個人,身為人類,在面對這件事情的時候,不論你第一個念頭是痛恨還是慈悲,最後我都建議要去想一想那種「長達數百年甚至千年的教化」。當然不可諱言的,現在有些人慈悲心太過,智慧不足,沒有辦法體會黑暗世界中那種暴虐殘殺的邪惡,而把焦點放在廢死,而不是教化,這就是愛的盲目與氾濫了。沒有搭配教化的廢死,是膚淺的。
 
  最後我再重覆一下:我認為現代人有一個地方很危險,就是根本不重視教育。在某些人的觀念中,人生的寶貴光陰應該拿去升官發財或是享樂,而不是拿來做教育的,更遑論對這些死刑犯說什麼聖賢大道理。即使是我們這個社會最頂尖的知識分子,也大部分在忙著追求自己的功名利祿,而懶得去理會平民老百姓之中發生了什麼事情。這種對於長期教化冷漠的心態,才是最讓我感到痛心與無奈的。  
 
~王力群 2016.05.11 上午10:15 於台灣.新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