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個別教育

 

  一般來講,同學不會問問題,也不喜歡問問題,更不懂得問問題的重要性。但也有些同學很會問問題,但這個『會』的意思是他可以不害羞的提出問題,但是卻沒有花心思去了解本班的中心思想。

 

  什麼是本班的中心思想呢?就是破除原來舊有的知識系統,以及外面那些庸俗錯誤又零碎的不完整知識,然後重新在各領域之間建立起立體的架構與連繫,接著在做各門學科融會貫通的工作。以上這段話聽起來很順,但是我一再強調過,這裡面有一個非常大的障礙,那就是:如果王老師講的東西跟外面有名的學者或是極重要的人物不一樣的時候,那個時候該怎麼辦呢?

 

   我們從二○○三年開始開設佛學班,當時就出現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我的年紀還是嫌太輕了點,那時接觸佛學也不過才十幾年,十幾年之中又不是每天都在精 進,所以有些言論並不是很成熟,但是我之所以能夠開課,主要是因為我們的中心思想與大方向是對的,我很感謝那時候有些資深學佛的同學能夠包容我上課時候講 的內容的疏漏,實在是由衷感謝他們。

 

  學佛跟學股票一樣,愈是尖端的知識、愈棒的知識,愈容易引起學習者潛意識裡 的自大狂。南懷瑾老師曾經說過:絕大多數的人不學佛還好,學了佛以後,強烈感覺佛學真是棒、真是好,於是學了這個又棒又好的超級學問的自己,當然也就是一 個很棒的人了!……然後就開始到處跟人家傳教,學禪的就叫人家頓悟、學密宗的就跟人家說密法最好、念佛的就到處跟人家說阿彌陀佛、吃素的就到處跟人家講說 你吃肉是不好的……這種人就叫做佛裡佛氣、佛頭佛腦,遠遠走過來,看到的人都怕死了,四散奔逃。

 

  既然佛學是這麼 棒的東西,那麼講佛學的人也一定很棒吧,於是就把那些法師和尚全部都升級,也不問境界高低、不論誰對誰錯、不論完整或零散,反正就是順著自己的心情,順著 自己的潛意識,於是乎佛學看來看去,盡是在看一些跟自己『投緣』的,然後把『投自己之所好』誤解為投緣,在把這個投緣的緣不分青紅皂白的升級為『正緣』, 意思就是正確的緣分,而非錯誤的認知與孽緣。我們常常說:做什麼事要看個人因緣,兩個人彼此之有緣,不一定是好的緣分,也可能是壞的因果。

 

   我常常推薦書,所以同學照著我推薦的書單去找書,這本來是很正常的;但是這裡有一個大問題,我推薦的書到底是書沒有問題呢?還是作者沒有問題呢?……答 案是:是『書』比較沒有問題。一個作者可能寫很多本書,他很可能到老的時候跟年輕時候的思想不一樣,這些事情,講起來很複雜,所以我們對於初學者的推薦書 單,是先把作者排除在外的,而把焦點專注在書本身,也就是書的價值。例如魯迅,我推建他的阿Q正傳,但不代表我完全贊成他的全部思想,我從來不會因為一本 書,或是一篇文章是對的,就全盤肯定那個人的思想,換言之,如果沒有經過長時間或者是非常深入的思辨,我是不可能去肯定一個人的,更不要說是照單全收了。 即使是我自己,我也有許多缺點,大家也可以批判我;但我的努力目標是先不要有大缺點,不要把大家誤導到一個錯誤的中型或大型道路上去。外面有許多作者,寫 了幾本對的書,錄了幾場講得還不錯的演講,於是大家就認為這個人的大方向是對的──這就是危機之所在!歧路亡羊在這裡最可能會誕生。

 

   上過我的哲學課的同學就知道,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批判上面,而批判是為了重建。以人文知識為例,過去兩千多年來有這麼多出類拔萃的人物,而老王上課的時 候卻花了很多的時間站在批判的立場,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希望大家朝道理對錯的方面去想,而不是從一個人的位置與身份上面去想,如果依照一個人的 社會地位去想的話,老王只不過是台灣鄉下的一個土包子,怎麼能夠跟歷代偉大的學者相比呢?……。

 

  佛學也是如此, 高僧大德,招牌早就掛在那裡了(股市也一樣,只要是有錢人就可以說自己是贏家),如果你去批判,他們就會說你造口業,加上我也不是活了幾百歲的神仙,怎麼 能夠去批評先聖先賢呢?……這些批評我的人大概也忘了我曾經把黑格爾介紹給大家,黑格爾學說最重要的就是歷史進化論,而歷史進化論就是批判,在中國叫做改 善,在習慣填鴨式教育人的眼中,批判是不好的,就是找麻煩的意思──搞了個半天,原來還是鴨魔驚魂,依舊是填鴨式教育陰魂不散,死鴨子的幽靈在搞鬼。

 

   學佛以及學股票的人,如果執著在佛學或是股市實戰經驗的知識的優越性,然後依照自我的感覺而不是依照深刻的義理猛然地把佛學提高到凌駕一切眾人之上的地 位,在感情上,我能夠諒解這種行為,但在實際行為上,我們看到這種人,也就是所謂佛裡佛氣的人(或滿口股經),到處去宣揚自以為是的佛法,而不去廣泛閱讀 佛經、思考義理、融會貫通,這就違反本班教學的中心思想了。如果老師平常沒有強調這個中心思想,這倒也還罷了,但現在幾乎每一個同學都知道,我不斷地在反 覆強調這個中心思想,反覆次數之多、頻率之高,真的快要變成雞婆了,還沒成佛之前,先成為嘮叨囉嗦的老婆婆,誰願意呢?……只有嘆氣了。

 

   碰到這一類的同學,自己找了一個門路、自己又另外去找了一個老師,然後就拼命鑽研下去,把自己的鑽研當成是研究,也不來問老師一下,自己這一份用心鑽研 的苦心是不是在鑽牛角尖,是不是在住象牙塔,是不是在搞自我封閉?……這些都不問,然後就一門深入下去,認為具有社會公信的招牌是對的就是對的,明明老師 就在那裡做他的幕僚,他也不來問一聲,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到頭來,這些同學反過頭來寫信給我,告訴我那個學問好,叫我一定要學,反過來變成我的老師 了,也不問我一下他研究的東西到底優點在那裡,缺點又在那裡?……原來搞了個半天,我們上課一直在強調的『一體兩面,有優點必有缺點』的道理,他們都當成耳邊風了,都當成西瓜吃完的西瓜皮了。

 

   整篇文章是要告訴各位同學:學習這件事情不要搞到老師都不敢跟你開口。我現在看到有些同學那個樣子,感到非常害怕,也不太敢跟他接觸,換句話說就是噤若 寒蟬,為什麼變成這樣呢?因為很多人在執著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在執著;很多人在自大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在傲慢──他們念著聖賢的書,天天看著聖賢講的 話,書上印著「不要自大、不要驕傲、不要傲慢」……這些話看多了,他們就誤認為自己也就不自大不傲慢了,這就好像催眠一樣,不斷地重覆教條式的道理話,然 後自欺欺人,離真實的修行逐漸遙遠了。但即使是如此,他們的表面功夫也是做得不錯,將來會有些福報,我又怎麼忍心去責備他們呢?……

  

~王力群,2016.03.17 上午10:00 於台灣.新竹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