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政治:運動還是暴動

(王力群的股市部落格網址:http://randywang319.blogspot.tw/

  新的行政院長林全上台第一件事就是撤消對太陽花運動一百二十六名毀損公物嫌犯的刑事告訴,並且說太陽花運動是政治問題,不是法律問題。但是前任行政院長江宜樺卻不贊成這種想法,江前院長認為這樣子做很容易「只問政治,不問是非」,他認為抗議活動不能變成非法暴力。

  其實,這是一個哲學問題。

  人民能不能使用暴力呢?其實答案很簡單,如果那個政治真的壞得不像話,沒辦法了,只好拿起鋤頭跟菜刀去跟這個壞政府拼了,到了那個時候,人民的起義軍 跟政府軍兩軍交戰,鋤頭跟菜刀殺的是官兵跟政府官員,到最後連皇帝也逼得上吊了,您說,不推翻這個壞政府,還有什麼其它的辦法呢?

  再舉一個例子,一百零五年前,有一群人背上纏著紅布,手裡拿著槍,衝進兩廣總督府,見到官兵就開槍,後來這群「非法暴力嫌犯」都被砍了頭,葬在黃花崗,有名有姓的有七十二個人,您說,不推翻這個壞政府,還有什麼其它的辦法呢?

  這個是事情的一面,但是事情的另一面呢?

  八十幾年前,有一群年輕人,比太陽花那些學生年紀要大一點,他們也是對政府不滿,起初是用比較和平的方式想要去改造政治,後來就乾脆拿起槍桿子去推翻 「暴政」了……於是在一九四九年,這個暴政就被他們推翻了,然後他們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他們推翻的那個暴政就逃竄來了台灣,繼續對人民施暴,這六十 年來,暴政機構屠殺台灣的地主高達一百多萬,餓死人民超過三千萬,大學裡的教授學者集體被批鬥、迫害,知識分子被下放後,不知下落者超過四十萬名,這一些 都是那個流亡的暴政所幹的好事啊……喔!對不起,我講錯了,在台灣的那個國民黨暴政,殺的地主沒有一百多萬,餓死的人民也沒有超過三千萬,那是對岸的共產黨幹的好事。那麼,國民黨這個暴政,到底是怎麼個暴法呢?……當然就是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兩相比較之下,中共比較暴,老蔣的國民黨比較不暴,是不 是這樣呢?當年一九四九推翻暴政的那些人,後來是怎麼樣的下場呢?據我所知台灣人其實不太知道一九四九年留在大陸的那些人是怎樣的下場。

  其實,這是個哲學問題。暴力,有時候對,有時候不對。當這個政府壞到無藥可救的時候,人民就不得不暴力了,或者是說,這個政府還沒那麼壞,但是有點麻木,我們非要來點暴力去刺激它不可,否則這個麻木的政府就不會注意到我們的聲音。

  於是,大家想想看:太陽花運動的暴力到底對不對呢?

  我認為:

  一、 太陽花運動的暴力是可以被原諒的,因為它只不過是毀損公物而已,還沒有到殺人放火的程度。所以,我贊成林全院長撤消告訴。(不過,太陽花運動之所以沒有暴力到殺人犯火,是因為幕後乃有心人的策劃,這些有心人不會讓它演變為殺人放火的。)

  二、 只有在法治文化建全到某一個程度之後,我們才可以用法治的觀點去看待他們所謂的政治問題。台灣目前的司法,亂七八糟,快要連基本的法律尊嚴都沒有了。

  三、 雖然台灣的司法很糟糕,但是以後如果再有像太陽花這樣的群眾運動,除非那時候我們的政府已經爛到無藥可救了,否則,我建議以後的群眾運動基本上還是要保持 和平理性的,要多在運動的訴求內容,以及推廣度上面多下功夫,而不要一昧地深入暴力,這樣就吸引不到人才,只會有愈來愈多潛在的暴力性分子加入反對陣營。

  四、 我並不是說太陽花運動的暴力是對的,我只是認為在現階段新政府上台的主客觀環境中,應該是以和諧為主,所以他們的錯誤行為應該是可以被原諒的,就某個角度而言,我認為太陽花運動中的暴力事件其實沒有那麼嚴重,嚴重的是太陽花這個運動它的本質有問題。

  五、 太陽花運動的本質基本上是封閉性的、排外的、口號性的、情緒性的,甚至是一種虛榮的自大,以及反抗現有勢力的時代潮流,其實意思就是趕時髦。──這一點我 是不贊成的。不過,不贊成太陽花並不代表我反對群眾的抗議運動。(台灣人在這一點的邏輯哲學上,混淆不清,糟糕到了極點,終將自食惡果。)

  天底下每一件事情都有正反兩面,簡單的口號通常都帶有偏執性,執於一端,卻不是真理。現階段的人工法治不是萬能,現階段的人工政治也不完美,如果有人 說法治至上,或者有人說政治至上,就現階段而言,都不正確。法治跟政治到底那一個優先,是要斟酌當時的情況,這種彈性我們叫做「中道」──其實這個道理有 點難懂,希望讀者多想一下。

 

~王力群 2016.05.25 上午10:00 於台灣.新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