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二分法(9):執著於「不執著 」
 
(王力群的股市部落格:http://randywang319.blogspot.tw/

 

◎大方向要正確

 
  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我們講某個人「做什麼事情都太執著了」,意思就是批評這個人做什麼事都太過了、太硬了,不知變通,這樣很容易壞事。例如這種人去談戀愛,很可能因為用力過猛而把對方給嚇壞了,甚至到最後動刀子都有可能。
 
  再舉一個例子,如果這種人去參加考試,因為他太執著了,一心求勝,所以他可能會不擇手段來達到他想要的目的。這個「不擇手段」就不好了。
 
  我所提出的「不執著」的觀念,是要提醒大家做事情要保持在正確的軌道上面,意思就是說:你的大方向要是正確的。偶爾脫軌可能沒有什麼關係,但終究要回到正道上面。這就好像火車,火車的鐵軌幾乎沒有完全是一直線的,當中或多或少都會有彎曲的路段,這就是一種變通,一種不執著;本來兩點之間最近的路徑是一條直線,但是這條直線可能會碰到高山大海,那就轉個彎吧,這叫做「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我所提醒的,就是這種逐漸被世人遺忘的精神。
 
  但是,不論怎麼轉,火車始終在行進的,他不會停下來、不會懈怠、不會放棄,因為他堅持要達到目的地,他的方向是正確的,就要堅持到底。但是在這堅持的過程中,有些地方是必須要變通的,否則硬碰硬,可能就是雞蛋碰石頭,玉石俱焚,不但耽誤了行程,也很容易留下不好的習慣與記憶延續到未來。
 
  不執著,從某一個角度來講,就是知道變通。但是,我們這邊要特別提出一個主要的觀念,那就是:這裡所謂的不執著,並不是完全相對於執著而言,如果這樣子來區分,執著與不執著就變成二分法,變成一種對立,而且是一種邪惡的對立。
 
  一件事情的對與錯,並不是對立的,不是完全固定在某個人的思想模式中,而是調整人類的思想,而這個調整的標準就是客觀的真理。
 
 
◎執著於「不執著」
 
  不執著本來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以前常常講:什麼好事落入了俗世,都很容易被扭曲。在這裡,我要講一種情況,它是一種虛假的不執著,在我以前看過的書籍當中,有些學者喜歡用一句話來形容這種虛假的不執著,在座的可能有些人聽過,這句話就是:『執著於那個「不執著」』。
 
  這段話是什麼意思呢?
 
  本來,真正的不執著是曉得變通,但是就像我講的,火車只是轉個彎而已,它依然是保持動力的,不曾懈怠;但是,虛偽的不執著卻是一種散漫的行為,它口口聲聲說自己不執著,其實意思就是他不想當下做努力,不想在當下的事務上專心用功,而把心情挪到別的地方去,其實這就是散漫了、不專心,但是他找了一個很漂亮的藉口,說自己是「不執著於當下的事物」。
 
  不對這種虛假的不執著,有些學者就把它叫做「執著於不執著」──意思就是說:搞了個半天,他還是執著的,而且還是一種更邪惡的執著。
 
  什麼是真正的不執著呢?什麼樣的行為才能夠免於二分法的執著的煩惱呢?
 
  我舉一個打籃球的例子好了:真正優秀的籃球隊員,他是又能夠自己投、又能夠傳球別人投、又能夠幫助其他的球員助攻或防守、又能夠帶動整個隊伍的士氣,這種全面性的考量,做什麼是什麼,投籃的時候全力以赴,防守的時候也是全力以赴,而不是說投籃的時候畏畏縮縮好像在怕雷劈批下來──這種「專注於當下,卻不拘泥於當下」的精神,才是真正的不執著。
 
 
專注於當下,卻不拘泥於當下
 
 
  再以股市操作為例:作多的時候,就專心作多,但是遇到轉彎的地方,還是懂得要轉彎,意思就是說:完整的作多的考量,並不是沒有包括危機意識的,也不是說他滿腦子都是作多而沒有想到股價會下跌──而一般人如果專心作多,可能就想不到股價總有一天會下跌的──這種思考就是拙劣的二分法。
 
  作多的時候專心作多,但是依舊有風險意識;作空的時候專心作空,但是也依舊保有風險意識──如果是做短線交易,這一筆做完之後改做長線交易的時候,就專心做長線交易,而把短線交易的事情給忘掉,這也是一種不執著。
 
  一般人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很容易把那一件事情的情緒帶到下一件事情,這就形成了執著。在股市這個龐大的市場中,把短線的潛意識帶到中長線,往往會誤了大事,但是操作者通常都不自覺,因為他沒有辦法想像:前幾天還是對的事情,為什麼到今天就錯了呢?前幾天還是對的觀念,為什麼到今天就變成不對的觀念呢?其實,前幾天的那個觀念因為對,那是因為在短線中它是對的觀念,但是換到了中長線,那個觀念就不一定是對的了
 
  有一些喜歡投機取巧的人,想著:「既然執著是不對的,那我就來個不執著吧!」。於是乎,他在作多的時候不好好作多,喜歡跟自己唱反調,幫自己的懶惰找藉口,明明是作多,他卻三心二意,不敢把部位加到一個正常的水準,搞不好還換一個分身偷偷去開另外一個帳戶做反向單(對自己對做)……這種奇奇怪怪的事情其實都在說明當事者自己沒有信心、沒有主見,這些都是很不好的。
 
 
◎執著於虛妄的世俗言論
 
  在很多的股市論壇中我們都很容易發現這種標榜自己是「執著於不執著」的人。其實他們從來都沒有一個主見、他們的主見從來沒有一個真正的方向、他們的真正方向也很少是正確的、他們甚至不太清楚人類的思考需要一個大格局的正確方向,他們也不知道這個大格局的正確方向是由一個完整的知識系統所發出的……種種的不知道,就造成他們今天的「妄加區別」、「任意二分」,分來分去,自己愈來愈孤立,也就跟真理愈來愈遠了。因為在每次的孤立中,都會增加一段新的隔閡的距離,很多人的人生都是在累積這種隔閡的距離,跟任何事物劃上不相干的等號,冷漠以對,不斷的製造新的距離,而不是去建造溝通的橋樑,於是距離愈累積愈多,終於愈來愈遙遠,此時,他看真理很遙遠很模糊,他就把真理稱呼為遙不可及的虛幻之夢,殊不知:這種遙遠的距離是自己造成的,真正虛幻的不是真理,而是他自己,以及他的虛無飄渺的思想。
 

 

~王力群, 2017.1.19 上午 1110台灣.新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