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懷真教授編著之《中國通史》:讀後感想
 
  做股票,除非是很多錢,而且又是長期投資,否則還是要多了解一下人類的商業歷史比較好;商業歷史是屬於金融歷史的一部分,在股市中,現在往往也是過去歷史的重演,因為人性進步的有限。
 
  我最近讀了台大歷史系教授甘懷真先生所寫的《中國通史》,這本書比較新,整理了許多最近幾十年來史學界對於中國歷史的新看法;整理得不錯,寫得也不溫不火的,但是我們可以感覺到作者隱藏在文字背後的那份沉重,也就是中國歷史到今天都沒有像西方那樣抬頭挺胸,因為最近一百多年來所受到的教訓以及屈辱實在太多了。
 
  這本書在後面提到了一些大問題,作者有的有解答,有的沒有太多的解答。其中一項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如果中國近代文明是落後給西方文明的,那麼中國在這三千年之後,到底有沒有進步呢?──甘教授的答案是:是有進步的,絕不能說沒有進步。
 
  看完這本書,我想說的是:在這三千年中,從第一年到第三千年,或者說從殷商時代到民國時代,民國不管是中華民國或者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長達三千年的歷史中,確實是有進步的,但是這一個進步非常不平均,非常不及格。
 
  (我知道本班有一些同學很關心這一類的問題,也知道敝人因為上班煩忙,俗務太多,以致於這些問題我都放著,沒有太多時間一口氣講完,甚至因為敝人體力衰弱,而無法將許多零散的言論串為一體,這些都是我深感愧的。)以下,我就跟各位先大概講一講這個『有進步,但是不及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第一點,從軍事科技上面來講,從周朝到明朝兩千多年,從冷兵器的發展,到熱武器的逐漸成熟,所以明朝的火器是很厲害的,這一點是滿族的八旗兵萬萬比不上。但是明朝亡了以後,軍事科技的研究又逐漸衰弱下去了。那麼,您說我們的軍事科技是從周朝到明朝進步了兩千多年呢?還是從明末到清末落後了兩百多年呢?
 
  從這種邏輯比較中,讀者可以了解,拿什麼去比什麼是很重要的,這其中有太多的參數以及取樣範圍,讀書的時候,務必要冷靜仔細,不要被籠統的邏輯給騙到。
 
  第二點,從政治上面來講,到了唐代,中國的文官制度達到顛峰,我們去看《唐六典》,就知道了,那種精密分工的程度,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啊。現在我們談到中國最被人詬病的皇帝獨裁制度,贊成者認為其實那只是人治跟法治的爭執而已,遇到一個好皇帝,那真是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假如遇到一個壞皇帝,那麼原來沒有問題的也會變成大問題。
 
  中國的皇帝政治,確實是有許多問題,但是在中國歷史上,有心人可以找到更多的資料來說明:中國歷史上因為皇帝不能掌控實權,也就是中央政府喪失對地方的統御能力的時期,那個才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換言之:皇帝有權,則過於專制;皇帝無權,則藩鎮割據,天下大亂。這說明了什麼呢?──這說明了:中國的權力從來都沒有好好的運用過。換言之,這不就是無能嗎?……史學家敢講出『中國無能』這四個字嗎?不敢,或者應該說他們也不知道,因為中國有漢唐盛世,即使是在清末,左宗棠去收復新疆的時候,清軍的武力還算是很勇猛的,這怎麼算是中國無能呢?……我要強調的是:中國的能力,多半是在老百姓自身的努力之上,政府能做的少,換言之,有這麼大的地方還有這麼多的人民,還有這麼多豐富的物產,它本來就是一股龐大的能力,你只要順著它就好,漢初的文景之治就是這樣。
 
  (我們以前說政府做對了什麼,其實不是表面上的對錯之分,而是這項施政措施合不合時宜而已,換言之:同樣的政策,如果放到別的地方,或是不同的時間點,那可能就是一場新的災難──很可惜的是,中國許多人不了解這一點,北宋王安石變法,把在中國南方實行的方法拿到北方來用,結果水土不服,造成不小的動亂,也斷送了北宋的前途,這就是中國讀書人執著於『對錯』的結果,殊不知對錯有時候只不過是時空的參數問題,離開時空,方法本身無對錯之言。)
 
  我用幾句話來說吧:傳統中國是『政府無能,人民有能;政府無權,人民更無權。』
 
  中國的政治,最大的問題除了皇帝之外,還是皇帝,皇帝的思想是一種在中國人的社會中,是一種意識型態、是一種思考氛圍,更是一種二流的學術文化,目前全球不知道有多少優秀的中國讀書人,仍然深深籠罩在這種無形的禁錮之中,而不自知。例如XXX教授、某某某教授、OOO教授、X教授、Y博士、Z學者……,這些人想必大家都很熟了,有些讀者也很崇拜他們,他們有些也是很溫和的長者,我對他們也有一份尊敬,因為有些事實在也怪不了他們。
 
  皇權的思想文化,對於股市操作者有怎麼樣的影響呢?經過我歷年來的研究心得,大概有以下二十四點,容我慢慢說來……(以下省略二十四萬字)。
 
  第三點,就經濟方面,中國這三千年來,民間的『經濟自然力』不斷的在突圍、不斷地在掙扎、不斷地在嘗試突破、不斷地在抵抗無能官僚的與剝削鎮壓…實在是辛苦極了。在官方而言,這三千年來經濟建設做錯的遠比做對的多,那麼,你能夠把做對的事情拿來說是一種進步嗎?我都覺得臉紅。
 
  經濟的命根是在土地分配,中國的土地問題,經過三千年來的演變,是一個很大的失敗。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努力,成敗未卜。至於台灣方面,大家比較消極,想著:與其去反抗高房價,到不如努力去賺更多的錢去買房子──其實這就是過度樂觀,把自己年輕健康的身體,當成未來壓榨的資本。會這樣想的人,其實也蠻可憐的。
 
  第四點,就文化方面,我們先講文學好了,這三千年來,到最後還是落了個下跌的空頭,例如:清朝的代表性文學是什麼呢?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南懷瑾老師說是『對聯』,我一聽,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總而言之:中國史學界不敢說中國的傳統歷史是一片黑暗,他們不敢說我們祖國的歷史光明的部分少;即使是有光明,也是在烏雲滿佈的白天,在一棟豪宅裡,把所有的霓虹燈、水晶燈、日光燈、路燈……全部都打開,大放光明的是豪宅,而不是一般老百姓。所以從豪宅推開窗戶放眼望去,依舊是一片昏暗,偶爾道田裡有幾盞孤燈,而這些孤燈有的如明星燦爛,而這些燦爛的孤星又常常被後代的學者拿來做稱頌盛世的藉口。
 
  這就是中國學者研究中國歷史的悲哀,因為如果你是學校裡的歷史老師,你當然不可能說自己研究出來的成果是個大茶几(茶几上面放著杯具或悲劇),教授們當然想保住自己的飯碗,如果我們研究的對象是這個樣子,那我們頭上的光環就是減弱。就好像一個化學學者,就算他拿到了博士學位,但如果他研究的對象是大便,每一篇論文都在討論大便,那麼一般人會羨慕他的學術成就嗎?……這真是悲哀啊。
 
  傳統中國這種為數極少的進步,可以說是一種最大的退步!這就好像一個人進入社會之後,二十幾歲開始工作,那個時候存款只有十萬元,結果到了六十五歲退休的那一天,存款變成十一萬元,那麼這四十年來,他進步了百分之十,您說對嗎?還是說他一定犯了某一種重大的錯誤,以至於『退步』的這麼厲害?*
 
~王力群 2016.02.25 於台灣.新竹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甘懷真老師的學生
  • 當甘懷真老師看到您的讀後心得充滿了滿滿的中國民族主義史觀,他大概會覺得頗為難過吧!用這樣的態度去解讀歷史是他最為不喜的,因為那除了滿足自身的虛榮心與自卑感之外,只會離歷史事實愈來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