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六張犁道場,楊師父趣聞
 
  台北六張犁有一個道場,道場的師父姓楊,楊老師在我爸走的時候幫了我許多的忙,所以我很感謝他。楊老師的本業除了修道之外,主要是幫人家處理一些非人間的事情,他的學生不多,也有些離開他的學生罵他是神棍,但至少有一點是我很欽佩他的,他的一隻眼睛接近全盲,身體非常的不好,但他整天都是嘻嘻哈哈的,常常聽到他開懷爽朗地大笑,非常樂觀快樂的一個人。
 
  楊老師常常跟我們講一些故事,或者是笑話,有一些我們一聽就覺得很真、很有道理,但是有一些實在是太傳奇了,所以我們就抱著聽故事的心情聽下去了,但往往也會有意外的收穫。
 
  大概是七、八年前吧,楊老師說現在大家的程度都太差了,在人間的時候,還沒有人點醒你,但到了那裡之後,大菩薩過來巡視,發現大家的程度實在是不好,於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成立了一個佛學班,希望大家在等待投胎這一段時間,能夠好好地學習,彌補以前在人世的時候,不讀書的壞習慣,沒想到一教下來,發現大家實在程度太差,連最基本的佛學都聽不懂,於是就開了所謂的「基礎佛學班」,這樣一來,班級也有高低程度之分了──我聽到這裡,覺得好笑,同學程度不一樣這一件事情,確實會帶給教師很大的困擾,具體的方法就是分班,但是跟填鴨式教育不同的是,大菩薩的基礎佛學班是加強輔導的,但是人間的填鴨式教育的基礎班,卻是放牛班的代名詞,不論教的是基礎或者是初級,這一群程度不夠的人,是被我們的教育部以及學校官員給放棄的了。
 
  後來,我又聽楊老師說了一個更神話的故事,也更好笑,因為他們辦公有時候是在晚上,套句武俠小說的話,就是半夜在禪定中元神出竅,飛到別的地方去辦事情,也算是一種小小的分身法吧。楊老師告訴我們說,大菩薩嫌他們這些法師的程度愈來愈不好,所以要加強訓練,於是開了一個班,叫做中醫班。開在那裡呢?就開在南天門後面,所以他們大概是每週一、三、五,還是二、四、六(我忘了)的晚上就要飛到天上去上課,我們問他教課的老師是誰?他說是觀世音菩薩,然後我們嘴巴裡就發出喔的聲音,接著就鴉雀無聲了。楊老師上中醫課沒多久,變得垂頭喪氣,我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最近每次上課都被罰站,感到很氣餒,為什麼被罰站呢?因為每次上課的時候,菩薩在上面講課,他也在台下自言自語,發表他對中醫的獨到心得,於是菩薩就請他站著聽課,反省自己為什麼這樣「不知強以為知」,當然他覺得他自己很冤枉,因為他認為他自己是知道的。
 
  聽完這個傳奇故事之後,一方面我覺得很有趣,就算是瞎掰的,也掰得很好玩,另外一方面,楊老師的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一個非常嚴肅的道理:「未有神仙不讀書」。連菩薩們都在為我們的無知不讀書感到憂心,而我們自己卻不知不覺,得少為足,以知道少而感到滿足,意思就是說:你看我書念得不多,知道的也很少,但是我現在活得這麼好,你說我是不是很厲害呢!──這種想法其實就是愚痴的一種表現。
 
  楊老師這方面的故事講得不少,大概的意思就是:大菩薩們常常在傷腦筋我們這些凡人不念書的壞習慣,這種現象是值得我們反省的。即使這些故事都是瞎掰的,但很奇怪的是,為什麼這些故事都一直在反覆強調教育的重要性呢?
 
  喔,對了,楊老師還附帶提到一件小事,他說每堂上課都有點心吃,就是王母娘娘種的蟠桃,又大又香又甜。
 
~王力群 2016.03.25 上午10:30 於台灣.新竹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