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教育:教師的困境之一~開口神氣散
 
  離開了課堂之後,我就變成什麼都不是了,恢復成為一個平凡人。各位讀者絕少像我這樣,離開了工作崗位之後,就變成什麼都不是了。各位在下班了以後,回到家中要不然就是父母的寶貝小孩,要不然就是孩子的爸爸媽媽,各位讀者不論在工作或日常生活中都應該有一些朋友聚集在一起,這些家人以及朋友,讓你們感覺到你們跟社會沒有脫節,你們仍然是社會的一分子。
 
  但是我呢?我離開工作崗位之後,我就沒有任何身份了。嚴格講起來,除了學生之外,我也沒有什麼朋友,沒有家人,也沒有家庭。以往年輕時候的朋友,隨著我們的年齡的增加,以及讀書的多寡,慢慢地,我覺得跟他們搭不上話了,時間再久一點,連絡就愈來愈少了。
 
  別人的工作領域都有所謂的同行,但是我沒有。當年剛剛出來教課的時候,還有幾位投顧老師跟我交情不錯,日子久了以後,因為風格實在相差太遠,也就沒有連絡了,現在就算遇上了,也不知道要談什麼,因為不是同一條路的。更何況,台灣的股市這一行非常特別,以投顧老師而言,九成以上都是騙人的,所以我就更沒有同行了。
 
  2013年之後,我的身體開始變得不好,問題是那個時候我的年齡還不算太大,五十不到,於是那一病可就糟了,有些朋友因為身體健康,所以完全不懂什麼叫做生病,然後進一步認為我在裝病,於是就離我而去了。轉念一想,一個病人需要別人照顧,這樣的我應該也是別人沉重的負擔吧,所以別人離開我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離開了工作崗位之後,我沒有任何的頭銜,但是我還是我,我的內在不停的隨著時間在變化,我有我要追尋的人生目標,同學們也鼓勵我向此目標邁進;剛開始是一齣勵志劇,也是喜劇,到後來時間久了,我的年齡大了,境界也變得高了一些,於是就跟別人講不上話了,這就是悲劇了。我講什麼,他們聽不懂,所以下了課以後,我常常被別人說是神經病;對方講的話呢,我又聽的太懂,但我不敢發表意見糾正他,日子久了以後,我的膽子就愈來愈縮小,到最後就變成膽小如鼠。
 
  膽子變小了以後,慢慢的我就成為一個懦夫;但是,在另外一方面,我卻又要鼓勵自己打起精神來去上課,於是每一次上課之前,我都要做一些心理準備,從膽怯的陰影中走出來,然後慢慢地開口跟大家講話;不但要講話,而且還要搭配課程內容講些笑話──更重要的一點是:我絕對不能讓台下的同學看出來,這個講話很大聲的老師,在上課之前他是一個懦夫ㄟ。
 
  這種人前人後的差距,就是我經常要去克服的。有一段時間,我常常做惡夢,夢到考試不及格,或是又回到軍隊中,因為做錯事,而變成連上最黑的小兵……這些恐懼,就是我現實上活中的反映。
 
  各位同學,我要說的是:我是在這樣恐怖而且痛苦的生活中過日子的,在這種日子中,我不但要保持客觀清醒的理智去操盤,還要分心去照顧許多問題學生的情緒,同時還要肩負起文化傳承的世界級重責大任……各位,我是在這樣的壓力之下活過來的,那你們呢?……如果你們覺得到自己的壓力沒有那麼大,那麼你們就應該操作得比我更好,在學習的過程中過得比我更舒服,更沒有阻力。
 
  很多人把贏家想成是天天過著尊榮級生活般的幸福日子,但我不是,因為我還有特殊的責任要扛,而那個責任也讓沒有任何頭銜的我,過著下層社會的折磨生活。當然,這個下層是指心理上的,不是物質上的。
 
  希望這篇文章能夠讓某些同學得到一些反思,了解自己其實是幸福的;既然是幸福的,那就應該比我更用功,珍惜當下。
 
~王力群 2016.04.12 下午15:55 於台灣.新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