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群談人生:命中註定的奮鬥與窮苦
 
  自從去年五月搬到竹北來以後,時間過得很快,轉眼要滿一年了。當年是因為我在2012年發病,先是手部筋膜炎,然後再是腳底筋膜炎、小腿如灌鉛,然後是因為站立過久,引起2009年搬家時的舊傷復發,導致右邊的腰椎突出,最後引起腎病,俗稱腎虧,再由腎部病變影響到心肺功能,然後引發呼吸道疾病──在同學的建議之下,需要搬到一個空氣比較好的地方去修養,但是不論是東部的木柵或新店還是北部的陽明山或內湖,台北盆地周圍的郊區總是太潮溼,於是最後選擇比較乾燥的新竹落腳。
 
  一方面要養病,另一方面因為全球的教育文化傳承的重大使命落在我獨自一個人的肩膀上,而聯合國卻沒有給我任何經費補助,馬政府也不理我,本來今年唐獎可能要搬給我的,但是現在唐獎評審委員會翁先生快要被抓到監牢裡面去了,所以今年恐怕搬不成了,連帶獎金也沒了,於是我們用來興建新教室的費用又落空了,這種種的使命與打擊,都由我一個人全部承受。還好我的脊椎骨是鈣做的,不是豆腐做的,所以支持到現在,它就算沒有大功勞,也有一點苦勞。
 
  竹北高鐵特區這個地方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整個高鐵特區就像是一個大工地,現在我跟陳志清先生在這裡辦公,還聽得到外面傳來猛烈的打樁的聲音,這一聲聲的噪音,衝擊著我的耳膜,撞擊我的衰弱的病軀,不但折磨我的心智,而且還需要我分心去對抗噪音的痛苦……面對這些缺點,我們也曾經想到過再搬一次家,但是過去的兩次搬家,一次在2009年,一次在2014年春天,結果先造成我右腰傷害,再造成我左腰傷害,所以同學警告我,千萬不可再搬,所以我已經有將近三年沒有做彎腰向前撿肥皂的動作了,更遑論是搬家了。
 
  如果搬離市區太遠,則會有交通上的困難,更何況現在我們重要的工作人員不是在新竹,就是在台北,所以我們沒有辦法搬到過分窮鄉僻壤的地方,而只好留在郊區──但現在台灣沒有真正的郊區了,要不然就是荒郊野外,要不然所謂的郊區就是正在發展的新城市,就像我們現在的竹北一樣,每個地方都在大興土木,雖然遠方還是有新鮮的空氣伴隨著山風吹過來,但是路上奔馳著水泥攪伴車與挖土機,它們陣陣排放的黑煙,也一直在傷害我們的肺部。
 
  一個及格的操盤手,最需要的是安靜的環境去思考,所以不論是幫一個國家操盤,還是幫一個公司操盤,或是在家裡自己操作股票,都需要一個安靜舒適的環境;這個好環境要不然就是國家社會提供的、要不然就是政府公家提供的、要不然就是企業老闆提供的,我們身為獨立操盤手,如果要享受一個清靜的操盤環境,就只好自己努力花錢買那個環境了。
 
  彼得.林區曾經告訴我們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我們周遭發生的事情,都會在我們心中留下紀錄、埋下種子,最可怕的是:它不知道什麼會爆發出來,一但爆發出來,就會影響我們的操盤,甚至引起重大的投資失敗!這就是因為操作者本人無知,忽略了日常生活周遭環境因素的重要性。──這一段話真是太重要了。在我的操作生涯中,前面有一段很長的時間,環境空氣雖然不太好,但也不算太糟,那就是我的老家,而老家的優點是非常安靜,所以我在那裡操盤了十幾年。然而現在老家因為懷念家庭親情的感情因素,所以暫時回不去了,板橋教室那裡又太熱鬧,所以竹北這裡確實是比較好一點的,除了白天的噪音以外。而這一些噪音是我們用目前的財力所無法完全免除的,所以我們必須忍耐下去。
 
  我要表達的意思是:長久以來累積的環境的負面因素,一定會對操盤手產生影響,除非他已經成佛,要不然他一定活在戰戰兢兢的危機考驗中,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時時刻刻要提防負面因素已經累積到爆發點,而這一切的防範與準備,都需要堅韌強大的心智力量,然而現在我每天吃的差、穿得差,在如此不完美的環境生活圍繞中,我們肩負著全球七十億人民的期待,繼續往教育改革這條大道上昂然跨步走下去。
 
  喔,剛才有個聲音提醒我,沒有這麼多人有這個期待啊,充其量就是老黃、老錢、老陳、中陳、小陳、老梁、老佘、陳小姐、曾小姐、老徐、老李……這麼幾個人而已,總共加起來不到五十個──喔,五十個到底是算多還是算少呢?算多的話我們就應該鞠躬盡瘁;算少的話,我們就是孤軍奮鬥,注定要吃更多的苦了,阿彌陀佛。
 
~王力群 2016.04.26 上午11:30 於台灣.新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

heller103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